魔兽争霸社区_七日淘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查看: 84|回复: 0

[魔兽世界:上古之战三部曲] 《恶魔之魂》第一部分

[复制链接]

55

主题

56

帖子

400

积分

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400

国庆70周年纪念勋章巫妖王希尔瓦娜斯伊利丹·怒风

QQ
发表于 2019-9-29 05:49:2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

1  引子     

  黑龙耐萨里奥开始了一个全新而有大胆的尝试:他要收集所有龙族的精华,在他那黑暗密室了做出了一个毫不起眼却有拥有强大法力的金色圆环——龙之灵魂。

  与此同时,被年轻的德鲁伊玛法里奥用古老的法术击毙的暗夜精灵参事哈维斯在他的主子萨格拉斯强大法术下再生了,只是他改变了容颜,变得像一头四蹄兽,他已经变成了拥有更强邪恶法术的萨特。

  魔法师克拉苏斯越来越感到,没有自己龙族的帮助,他们将打不赢这场与燃烧军团的战争,不得以之下,他决定和他的年轻的肉身——红龙克莱奥斯特拉兹——暂时分开,让红龙回到龙族的大本营去寻找胜利的可能。

  残酷的战争依旧继续,而燃烧军团并像黑乌堡的主人拉芬克雷斯特大人想像的那般愚蠢,他们在步步引诱暗夜精灵们深入后,终于发动了最猛烈的袭击,看似浮云的无数燃烧军团恶魔从天而降,在暗夜精灵阵中引发了大的混乱……


2

  恶魔之魂 一(1)     

  当玛法里奥的魔法达到最大效果时,他还是感到有些蹊跷。这些植物非常乐意受他的掌控,因为它们也讨厌恶魔。他并不说话,而是无声地诱导着它们不断生长,直至长度远远超过正常范围,然后继续操控它们,使这些不同寻常的根须像海妖的触角一般蠕动着,似乎在搜寻着什么,而他也因此能帮助士兵们杀死更多的恶魔。

  然而,他高度集中着的感官却告诉他似乎有些不对劲,离战场很远的地方正传来一种保护性魔法。玛法里奥没有睁开眼睛,他让意识延伸出去,结果发现魔法的发源地不在地面,而在天上。

  在云里。

  德鲁伊还在用塞纳留斯教给他的能力查看天空,他深入到了云层里面,寻找着躲藏的东西。

  在他脑海中出现了这样一副场景:成百上千的恶魔停在空中。

  其中大多数是末日守卫,根据他们庞大的数量,玛法里奥只能推断,他们是从其他地方过来增援的。他们拿着锋利的武器,长着可怖的面容,看上去就很可怕,仅仅是他们就够精灵们受的了。

  更恐怖的是那些在他们中间飞行的东西,即几十个艾瑞达巫师。他们没有翅膀,依靠魔法浮在空中。玛法里奥看出有些巫师在持续释放幻影,有些巫师已经找出了暗夜精灵部队的弱点所在。

  不过,让玛法里奥更为震惊的是,还有一些同样骇人的东西躲在末日守卫和艾瑞达巫师身后,正向着战场飞去。巨大的火石精准地穿过云层降落下来,像被千架弩炮发射出去一样。德鲁伊继续延伸意念,尽最大可能避免被恶魔巫师们发现,终于他看到了那些炮弹的真实面目。

  是地狱火!

  玛法里奥一下子睁开了眼睛,对着所有可能听到的精灵大喊:“当心天上!他们会从天上攻击我们!”

  星眼注意了他一下,但这位贵族马上对他的警告嗤之以鼻,把精力集中到地面上所剩无几的恶魔身上去了。玛法里奥让坐骑往前跑去,拉住了一个哨兵。

  “去说一下!恶魔会从云里攻击我们!”

  士兵呆呆地看着他,完全听不懂他在说什么。幻觉还存在,任何一个往天上看的人都会认为德鲁伊疯了。

  终于,玛法里奥找到了一个似乎理解这句话的人。克拉苏斯正看着他呢,这位面色苍白的神秘魔法师好像有点急火攻心了。当他们的目光相遇时,两人都明白对方理解了。克拉苏斯伸出手指着什么,不是指向拉芬克雷斯特而是向着伊利丹。玛法里奥立刻点点头,明白了他的意思:他是让德鲁伊去跟仅有的几位能够马上对空中的敌军采取行动的人说。

  “伊利丹!”玛法里奥叫着,他站在鞍座上,希望弟弟能够看到自己,然而伊利丹却过于专注施法而无暇他顾。

  玛法里奥凝神聚气,请求风的帮助。得到同意后,他便集中起风的力量,并用手指指挥着它,还在自己的脸颊上来回蹭了两下。

  伊利丹也突然碰了碰自己的脸颊,是风让他弟弟模仿了他的动作。伊利丹转过头来看到了他哥哥。

  玛法里奥指着天空,示意他要小心。伊利丹不理他,几乎转过脸去,玛法里奥生气了,瞪大了眼睛看着他。终于,他弟弟抬起了头。

  就在这时,第一个恶魔从幻象里落下来。

  艾瑞达巫师一现身就发起了攻击,无数魔法同时向暗夜精灵的阵地袭来。大滴的液体落在士兵们身上,烧着了他们的铠甲和身体,精灵军顿时一片大乱。掉下的液体逐渐增多,形成了一场骇人的倾盆大雨,许多人无可躲避,大声喊叫起来。有人脸被烧焦了,倒在地上,扭曲着身子。

  玛法里奥再次请求风的帮助,让它把这些袭击本方的液体吹走。与此同时,他感觉到另一边伊利丹和月亮卫队也在施法。

  一个恶魔巫师尖叫一声,顿时灰飞烟灭,同时一个末日守卫也被杀死。而当精灵法师们想要如法炮制攻击其他恶魔时,却被一块无形的盾牌挡住了。

  德鲁伊召出的狂风吹走了可怕的液体,然而这时本方部队已经遭受到严重的打击,精灵军的战线开始动摇。

  接着,地狱火开始落下。

  第一波地狱火并没有到达地面,其中两个爆炸了,还有一些在空中跳跃着,往四面八方飞去,没有落入暗夜精灵军中,同时一道蓝色的闪电也在一瞬间连续击穿了三个地狱火的身体。

  虽然法师们和德鲁伊都在努力施法,但落下的地狱火实在太多。有一个掉在了一条已经溃乱的战线中央,造成了灾难性的后果,也许十二门装满炸药的弩炮的威力也比不上这种恶魔破坏力的几分之一。暗夜精灵们就像风中的树叶一样被吹散在空中,还有很多人被其余的冲击波震翻在地,立刻被等在那里的几个恶魔守卫阴险地偷袭得手。


3
  恶魔之魂 一(2)
   

  顷刻间,更多的地狱火接二连三地落下,完全打乱了暗夜精灵前线部队的阵形。更糟糕的是,刚刚落下的恶魔将地面砸出了一个个冒着热气的坑洞,现在这些大块头已经从坑里爬了出来,朝着精灵们冲去。

  玛法里奥召唤出来的有力的根须对这些方头怪物毫无用处,他们能够很轻易地把根撕开,根本不把这当回事。这些全身火焰的怪物击打着精灵的部队,所到之处一片狼藉。

  这时,死去的战士掉落的一根长矛突然飞到空中,停在一个地狱火面前。长矛被蓝色火焰包围着,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刺向恶魔,令敏捷如它也猝不及防。在飞行的过程中,矛身渐渐伸长,矛头也变得更尖,最后锐利如针般精准地攻向恶魔。

  长矛轻而易举地刺中了怪物,一开始甚至连恶魔也没意识到自己快死了。怪物惊愕无比,疯狂地抽搐着。长矛受到魔法驱使,继续飞行,终于把怪物向前的冲力给止住了。

  巨大的地狱火像一个软弱无力的婴儿,一直往后退去。长矛继续加速,又逮到一个刚从坑洞里爬出来的地狱火。这个家伙刚瞪大眼睛想看个究竟,就被刺穿了身体。

  而这根神奇的长矛速度却丝毫不减,又神不知鬼不觉地串上了第三个恶魔。此时,这颗“飞弹”才不再向前,与三具地狱火的尸体一同落在地上,混于死者之中。

  玛法里奥看到罗宁紧锁双眉,满意地点着头。正当精灵军似乎要再次扭转战局时,北面传来了号角声。

  “燃烧军团!”克拉苏斯大叫起来,“他们从另一边过来了!”

  对精灵军来说,此时战况已经几乎不可收拾,而先前的种种疑团也已然揭晓。一支燃烧军团大军就像从地里冒出来一般突然从北面杀向他们的部队。跟天上的恶魔一样,他们是被魔法隐了形的,现在就好似蚂蚁般涌来,虽然精灵们奋力死战,但他们凌乱的防线还是在这一轮新的攻击中溃不成军。

  恶魔们充分利用了暗夜精灵高傲的弱点,周密地设计出了一连串圈套。他们先在那场小规模战斗中诈败,让拉芬克雷斯特觉得他的部队能够轻易获胜,也让精灵们过分轻敌,最后转小败为大胜,这一切原来都是恶魔阴险的诡计。

  “我们必须撤退!”罗宁说,“现在没有别的办法了!”

  一开始,拉芬克雷斯特似乎还不想退兵。甚至在恶魔紧逼过来时,也没有要撤退的迹象。地狱火继续在精灵部队中炸开,而艾瑞达巫师们则互相保护着,同时一个接一个地释放着邪恶的魔法。玛法里奥和同伴们完全没有了攻势:他们只能尽全力躲避恶魔巫师的攻击,连月亮卫队也不得不施法保护本方散乱的部队。

  终于,撤退的号叫声响起。燃烧军团继续追杀着,精灵们每退一步都有伤亡。

  “损失太大了!”克拉苏斯一边帮着德鲁伊共同对敌,一边不满地说,“我们必须尽量与他们保持一段距离!”

  “那怎么做呢?”玛法里奥问道。

  魔法师瘦削的脸变得更加阴郁起来:“我们不要再和艾瑞达巫师纠缠了,集中精力阻止恶魔的主力接近我们吧!”

  “那样的话巫师们会攻得更猛的!他们会杀死无数的士兵——”

  “如果我们以这种蜗牛爬的速度撤军的话,更多的人会被杀死!”

  不管玛法里奥多么不想听到这句话,克拉苏斯还是说出了事实。恶魔守卫拿着武器在精灵军中到处乱砍,不管面前的敌人是谁,只要在攻击范围内,就劈上去。而艾瑞达巫师则需要时间来施法,虽然他们的法术破坏力惊人,但总的来说还是没有同伴们的武器强。

  “你必须让你弟弟像我们这样干。”魔法师建议道。

  “他绝不会听我的,绝不肯那样干的。”之前让伊利丹注意天上的敌人已经很困难了,更别提要他照克拉苏斯的想法行动了,即使他肯,也要浪费很长时间。

  “我来劝他。”罗宁主动说,“他应该更听我的。”

  是的,伊利丹对这个人类非常尊敬,罗宁会用很多他不会的魔法,伊利丹把他差不多当成沙恩杜了。

  “那么你尽力劝说他吧。”克拉苏斯对罗宁说。

  法师走开后,玛法里奥问道:“我们现在能做什么?”

  “任何阻止他们接近我们的事。”

  德鲁伊本想得到更多的建议,但他明白克拉苏斯也不想过多地干涉他。每个人都照着自己认为最好的方式做,才会达到最佳效果,适合这位老魔法师的不一定适合玛法里奥。

  克拉苏斯并没有去关注玛法里奥之后的举动,而是朝战场方向做了个手势。起先玛法里奥还不知道他要干什么,只觉得领头的恶魔们似乎变矮了几英尺。不一会儿,他们的脚下就突然出现了一片沼泽,恶魔们正在那里拼命挣扎。而后面的部队则挤在一起,试图从别的地方绕过去。



4
  恶魔之魂 一(3)   
  

  暗夜精灵的部队没有再去进攻,而是明智地选择了继续撤退。然而克拉苏斯的施法范围只是战场的一小部分,玛法里奥看到在其他地方恶魔们仍在杀戮着精灵战士。他立刻把手伸向地面,再一次与植物交谈,让它们的根须再帮一次忙。植物们也知道情况正变得越来越糟,一旦精灵们撤了兵,它们和其他所有的生物都将被燃烧军团扫荡干净。然而,它们还是慷慨地提供了帮助。

  玛法里奥掉下了眼泪,为这种牺牲精神而感动。他小心翼翼地施放着魔法,比刚才更粗壮的根须从地下冒了出来,简直像是部队后方的一座森林。恶魔们对着这些坚硬的藤藤蔓蔓一阵乱砍乱劈,连地狱火也放慢了脚步。德鲁伊能够感觉到他们砍下去的每一刀,不过他的法术确实达到了预期的效果,敌人不得不迂回行军,渐渐地,暗夜精灵部队与恶魔拉开了距离。

  这时南面出现了一支援军,是夜刃豹骑兵队,这让精灵们精神为之一振。玛法里奥几乎忘了拉芬克雷斯特先前曾派遣过这支部队,他们的数量比他印象中的要少一点,不过杀敌倒是一点也不手软。一些黑豹已经受了伤,骑士们也军容不整,但他们仍然深入到燃烧军团军中,为步行撤退的同伴们争取到了宝贵的时间。

  “北面!”克拉苏斯叫道,“注意北面!”

  虽然肉眼看不见北面的战斗,但玛法里奥和魔法师可以使用其他方法。德鲁伊伸出双手,想找几只飞鸟或飞虫帮忙。他没有找到鸟类,只发现几只昆虫。连最不起眼的动物都知道接近恶魔就意味着死亡,不过他所碰到的那些正在逃命的虫子还是同意做了他的眼睛。

  德鲁伊很快通过它们的特殊视野,看到了战场的另一边。眼前的景象让他心情沉重:燃烧军团的规模比原先看到的还要庞大,他们正朝精灵士兵们涌来。到处都是尸体,一张张跟他相似的脸庞用呆滞而惊恐的表情望着杀死他们的敌人。地狱兽翻弄着那些尸体,而其他恶魔则继续他们的屠杀。

  玛法里奥寻找着他所能利用的动物或植物,不过目前似乎只有这些飞虫了。此时一阵微风把其中的一只虫子吹得在空中乱舞,这给了德鲁伊一些灵感。他通过虫子与风对话,先说他怎样欣赏风的力量,然后请求它再加把力。

  风非常爽快地答应下来,于是一阵沙暴平空而起,并在玛法里奥的催促下越变越大,很快就比那些大个子恶魔还高了。随着体积的增大,沙尘的密度也增加了百倍。

  德鲁伊觉得它的力量足够强大了,便指挥着它向恶魔阵地前沿发起攻势。

  起先,燃烧军团还对这场风暴满不在乎……直到一些人被狂风吞噬砸死在地上,他们才醒悟过来。沙尘暴附近的恶魔都四散奔逃,而追赶他们的也已经是一股势不可挡的飓风了。玛法里奥对恶魔们没有半点怜悯之心,恨不得尽快将他们赶尽杀绝。

  “不要过于自信了。”是克拉苏斯的声音,“这种战术只能为我方争取一点时间而已,此外别无他用。”

  德鲁伊没有吱声,不消说,他自己心里也明白:暗夜精灵已经没有机会扭转战局了。玛法里奥和其他法师们所做的一切只是尽量挽救士兵们的生命。

  玛法里奥并不满足于当前的战果,继续通过虫的眼睛来寻找可以对付恶魔的东西。小虫们勇敢地飞向燃烧军团,同时为他提供了五个视野。其中肯定有一些——

  德鲁伊感到什么东西抓住了一只虫子,把它捏死了,他禁不住大叫一声。有两只幸免于难的小虫马上逃走了,留下的两只转过身来,让几乎跌倒的他看看是什么东西杀死了那只倒霉的虫子。

  在恶魔军中,有一个黑皮肤的人鹤立群中。他像个巨人一般在他的孩子们中间行走,冷静地指挥着这些可怕的战士到处屠杀。玛法里奥觉得他是个艾瑞达巫师,但似乎又比艾瑞达巫师地位要高,就像后者比地狱火地位高一样。他穿着华丽的肩甲,用理性而又冷漠的眼光观察着激烈的战斗。他用右手捏碎了那只虫子,把仅剩的虫甲粉末撒在地上……然后直愣愣地瞅着一只仍被玛法里奥使用着的小虫。

  接着他进入了德鲁伊的意识中。

  ……就是你吧。

  玛法里奥感到脑袋中产生了一股巨大的压力,大脑好像正在膨胀,挤压着头骨。

  他想大声呼叫寻求帮助,但嘴巴却不听使唤。他绝望地搜索着周围一切可以援助他的东西,以求尽快转移恶魔的攻击。

  地壳深处的某些东西被激活了。岩石,作为最古老最顽强的生命形式,从它们永恒的安眠中苏醒了过来。对岩石来说,没有什么东西比睡眠更重要了,因此,它们一开始对于玛法里奥怀着怨怼之心。不过德鲁伊很快把它们的注意力转向燃烧军团所做的一切,特别是这片惨遭蹂躏的土地。



5
  恶魔之魂 一(4)   
  


  很少有人知道石头也是活着的,明白它们也具有感觉、能够洞察世事的人就更少了。现在,这些被他唤醒的岩石也发现了一个可怕的事实——连大地本身都逃不出恶魔的掌心。他们天生的邪恶魔法可以杀死任何生命,不管在地下埋得有多深,都无法逃脱。

  石头的命运也是如此。燃烧军团走过的地方,地下的岩石就失去了所有的知觉。恶魔们已经把它们的生命灵气破坏殆尽,就像恶魔守卫用刀砍死精灵一样简单。

  玛法里奥又一次受到了那人的攻击,脑袋被挤压得厉害,疼得一条腿跪在地上。他已经不能思考了,眼前一片漆黑……

  大地轰鸣了一下,玛法里奥另一条腿也跪了下来。奇怪的是,他的头疼竟然好一些了。

  他通过飞虫的眼睛惊讶地看到攻击他的那个恶魔周围的地面都裂开了,旁边一个体积较小的恶魔跌进了裂缝里,不久缝隙又合上了。其他恶魔都四散逃命去了,留下他们巨人般的首领独自作战。

  那人还是保持着冷峻的神情,不过也仅此而已了,对于身边许许多多越来越大的裂缝,他是无能为力的。这个邪恶的巨人把手伸向一只飞虫,不过玛法里奥马上让两只还在前线的虫子都回来了。

  恶魔们都在逃命,而那人则在他周围画了一个圈。于是,一个巨大的绿色球体出现了,它保护着主人不受这场强烈地震的影响。绿球在空中盘旋着,下方一片混乱,附近新裂开的大地吞没了无数恶魔喽罗。

  与此同时,一双深邃而可怕的眸子正注视着撤退中的精灵部队。

  我会记住你的,昆虫……

  他指的是玛法里奥,而不是那几只飞虫。在德鲁伊眼中,那个恶魔正慢慢消失,他知道在他们下一次见面时,自己也肯定能认出那个家伙。玛法里奥似乎已经知道该怎么称呼他了,因为他肯定是恶魔军中最可怕的将领之一。

  只能是阿克蒙德了。

  一双手抓住了他的肩膀,打断了他与昆虫的意识联结。玛法里奥下意识地感到这次一定难逃魔掌了,不过过了一会儿他才感到那双手是那么温柔,那个嗓音是那么舒缓,那么关切。

  “我在你身边,玛法里奥。”泰兰德在他耳边轻声说。

  他吃力地点点头,模模糊糊地感觉到他已经不是坐在自己的夜刃豹上了,也不知道那头坐骑怎么了。泰兰德轻轻地把他扶上自己的坐骑。她的力气很大,将玛法里奥一下子拽到了身前,然后催促坐骑继续前进。

  玛法里奥感到心脏还在扑扑地跳动,他跟着艾露恩的女祭司一路走来,一些战斗的场面依稀映入眼中。成百上千的精灵士兵在起伏的大地上快速行军,而恶魔们则在另一端紧紧追赶。两军相隔处有很多地方烧着了,到处都是魔法攻击形成的爆炸,一声声惨叫飘荡在空中,慑人心魄——他不知道发出这些声音的到底是暗夜精灵还是恶魔。玛法里奥也一度看到拉芬克雷斯特的大旗在眼前飘过,不过没有看到贵族本人。

  夜刃豹驮着他和泰兰德逐渐逃离险境,一张张脸在他眼前闪过。士兵们的神色中早已不见了必胜的信念,倒是写着一个残酷的事实:暗夜精灵非常可能输掉这场战争。

  眼见这样的情景,他不由悲从中来。这时泰兰德凑到他耳边,小声说:“不要怕,玛法里奥……等可以停下来了,我会看一下你的伤口的。”

  德鲁伊使劲转过头去看着她的脸庞。修女团的头盔遮住了她的大半张脸,露在外面的部分满是尘土——还有血。从泰兰德努力向前的决心来推断,这不是她的血。此时,他才惊讶地发现原来她比自己还要接近战局的中心。很久以来,他一直认为她即使披盔戴甲也不会越俎代庖去参加战斗的。

  “泰——泰兰德。”德鲁伊终于能够说话了,“其他人呢?”

  “布洛克斯希加,那两个法师和你弟弟,我都看到过。甚至还见过前任卫队长影歌,他像一位牧羊人一样保护着他们呢。”说到最后一个人的时候,她露出了一丝微笑。

  “拉芬克雷斯特大人呢?”

  “他仍然是黑鸦堡的主人。”

  这样看来,暗夜精灵的部队虽然伤亡惨重,但军中主力都完好无损。不过,拉芬克雷斯特和他手下这么多法师却都无力制止这场溃败。

  “泰兰德——”

  “别出声,玛法里奥。你受了这么重的打击,还能说话,真是奇迹。”

  他知道刚才阿克蒙德曾重创了他的意识,但却不明白泰兰德是怎样感觉到的。

  突然,女祭司紧紧抱住了他。在她怀里,玛法里奥感到非常幸福,不过他不喜欢那种紧张的感觉。

  “一定是艾露恩在保佑你!你身边的很多人都惨遭毒手,连你的坐骑都被撕成两半,只剩几根白骨留在一片血泊之中,可怕极了——你自己差点也死于非命。”


6
  恶魔之魂 一(5)  
   

  撕成两半……他的夜刃豹被撕成了两半……他周围发生了什么?他为什么没注意到这幕惨剧?除了意识受到攻击以外,周围一定还有敌人,他是怎么活下来的?身边发生的那些先前未曾注意的可怕景象让他一想起来就不寒而栗。

  玛法里奥不知道这些问题的答案,但他明白一点:自己曾被一个恶魔头领攻击过,现在还侥幸活着。一方面,他为这样的奇迹而感恩;另一方面,他也知道自己已经被阿克蒙德盯上了。他们会再见面的,那简直是一定的。

  玛法里奥很清楚,到了那时,这个恶魔头领必定会使出浑身解数,不再放过他了。


7
  恶魔之魂 二(1)   
  

  佩罗森拖着疲惫的身体走进他的房间。为了修复传送门,他一刻不停地施法,最后几乎虚脱,现在终于能喘口气了。阿克蒙德在亲自指挥恶魔部队作战前,曾制定了一个简单的修缮计划,好让伟大的萨格拉斯能从门中通过。玛诺洛斯只是一味地让上层精灵法师持续干活,不管他们的身体是不是已经劳累不堪,而阿克蒙德不同,他知道如果精灵们不吃不睡,肯定活不长,也会直接影响到任务的完成。虽然他也让他们不停地工作,但也注意劳逸结合,这使传送门的修缮工程即使由哈维斯监督,却也前所未有地进展顺利。

  想到他以前的主人,佩罗森就不禁陷入沉思。这间屋子——一间只有一张木床、一张桌子和一盏黄铜做的油灯的小屋——到处都暗影憧憧,让精灵法师想起功勋卓著的阿克蒙德走后发生的事情。那个用两条腿走路的野兽一样的东西让很多上层精灵着实吓了一跳,在过去当这位女皇的参事属于他们中的一分子时,他们就很怵他,最近一段时间以来,他那可怕的身形甚至会经常出现在佩罗森的睡梦之中。

  他竭力想摆脱这个念头,便开始观察那张破床,却感到一阵恶心。他像其他精灵一样努力干活,不过作为上层精灵中的一员,他更习惯于舒适安逸的生活。他思念已经久违了的别墅和妻子。玛诺洛斯与阿克蒙德达成了共识,不许一个精灵离开宫殿。于是法师们只好将就着睡——睡在卫兵头领的卧室里。卫队长瓦罗森似乎很愿意把这几间房留给他们,不过佩罗森觉得这个长着伤疤的家伙在同意时肯定带着坏笑。瓦罗森和他的部下对这种艰苦的生活条件早已习以为常,因而佩罗森认为,他们看到法师们为了修复传送门的事而这样纡尊降贵肯定会笑掉大牙的。

  不过,如果最终燃烧军团首领能够顺利通过这扇传送门的话,这一切还是值得的。那时,所有肮脏不堪的不配在这个世界生存的东西都将被清理干净,只有艾萨拉最完美的作品——上层精灵会被留下,佩罗森和其他人将会生活在一片重构过的净土上,建造一个甚至未曾有人梦见过的极乐世界。

  当然,以后还要做很多事。正如女皇所说,燃烧军团必须清除那些不必存在之物,这个世界必须从零开始。上层精灵们要做的事还很多,然而回报是无限量的。

  佩罗森坐在硬板床上,发出一声悲壮的叹息。天堂一旦出现,他首先想要的就是一张舒适的软床。

  他没来得及把头放到那块灰色的勉强作为枕头的东西上,就听到耳边传来一声很轻的呼唤:

  “太多的牺牲……太多不必要的苦难……”

  佩罗森从床上一下子坐了起来,再一次打量了他的小屋,然而除了未经装修的寒碜的墙壁和家具外,就再没有别的了。

  “竟然如此潦倒沦落……你应该受到重视的,亲爱的佩罗森……”

  一个黑影从墙角冒了出来,上层精灵倒吸了一口冷气,呆在那里一动不动。那双彩色的有着红色玛瑙纹的眼睛正瞪着这位惊慌失措的法师。

  “哈维斯……”

  萨特慢慢走近佩罗森,蹄子发出的声音越来越轻。“那是我以前的名字了。”他嘟噜着,“以前可以这样叫我,而现在这个称呼已经毫无意义了。”

  “你来这里干什么?”

  哈维斯笑了起来,声音像跟他外形相似的那种动物发出来的那样:“我知道你很有抱负,佩罗森,我也了解你的梦想以及你为之付出的辛劳。”

  精灵虽然不相信这个长着角的怪物,但心里还是生出一丝感激。其他人,甚至连女皇和阿克蒙德都不知道他已经付出了多少。

  “也许我的话太重了,不过那是因为我对你期望值很高,我的朋友。”

  这一点是佩罗森未曾知晓的,于是他过去的主人一说完,他就感到胸中充满了自豪。哈维斯以前曾是上层精灵衡量自己技艺高低的一根杠杆——他在法力上有着超群的实力。谁又不想了解自己的法力到底有多高呢?别人受的苦,没有一种不是参事自己首先尝过的。

  “我……我非常荣幸。”

  这个长着角的萨特歪着脑袋,露齿一笑。不知什么原因,佩罗森已不再觉得这一笑像刚才那样可怕了。

  “不……感到荣幸的应该是我,亲爱的佩罗森……现在我来到这里是想让自己感到更加荣幸。”

  “什么意思,我的——什么意思?”

  “想喝点酒吗?”这个长着蹄子的家伙凭空变出了一只瓶子,递给精灵。佩罗森打开瓶盖闻了闻,一股醉人的酒香扑鼻而来,让他精神为之一振。这一定是他最爱的彩虹花酒了。

  哈维斯伸过头来。“从她的御窖里……”他神色暧昧地说着,“不过我们可以保守秘密,嗯?”


8
  恶魔之魂 二(2)     


  一开始,这个大胆的举动让法师不知所措,毕竟这是在违抗艾萨拉的命令,不过过了一会儿,他就开始兴奋起来。哈维斯竟然能够为了他而背叛女皇,艾萨拉曾经可是为了鸡毛蒜皮的事情处决过忠实的下属的。

  “瓦罗森一定会很吃惊吧。”佩罗森试探着说。

  “他和我们不是一类人……因此根本不在考虑范围之内。”

  “对极了。”对于其他上层精灵来说,卫队长和他的士兵们就如恶魔一般。没错,他们也是女皇的仆人,但他们身上没有贵族的血统和气质。大多数上层精灵认为,这些人比生活在宫殿外的精灵好不了多少,不过他们从来没有把这种想法说出来过,因为瓦罗森有办法悄无声息地修理那些胆敢藐视他的人。

  “喝吧。”哈维斯鼓励他说,把瓶子往上推。

  瓶口已经在他嘴边,佩罗森再没有理由犹豫了。他让这些柔软的液体在舌间流淌了一会儿,然后咽了下去。稀世美酒进入了他体内,他感到全身一阵兴奋。

  “你早该得到这样的奖赏了。”哈维斯说,“这只是其中之一。”

  “味道真好。”

  长着蹄子的人赞同地点点头。佩罗森觉得跟萨特在一起的时间越长,自己就越不怕他了。女王的前参事给了他应得的尊重,对他来说这真是莫大的荣誉了。哈维斯作为伟大的萨格拉斯的忠仆,现在不是万人仰慕的对象吗?他对于燃烧军团首领的重要程度,不是比所有上层精灵加起来还高吗?

  “他也一样看着你呢。”萨特平静地说,像是在对一个亲密的伙伴诉说一个秘密。

  “‘他’?你的意思是——”

  “即使身处千里万里之遥,他那睿智的双眼也能够看到世上的一切。”一根细长的指头指着法师,“而且有些人会被重点考察……他们很有可能前途无量。”

  佩罗森沉默着。萨格拉斯已经这么看重他了?他又飞快地喝了一口酒,睁大眼睛想象着其他人会怎样羡慕他。

  “对于敌人来说,萨格拉斯是死亡的化身,但对于他的忠仆,他会给予无尽的慈爱。”哈维斯又把酒瓶推到佩罗森唇边,“是他引导我浪子回头的。他拉过我一把,不仅让我重生,还将我奉为军团的上宾。”

  萨特伸直了身子给佩罗森看。精灵仔细地欣赏着,把这当做伟大神明的珍贵礼物。哈维斯现在确实比以前要强大:他的脸宽了,让人印象深刻;身体强壮了一些,虽然有蹄子,敏捷度却胜过当年;此外,他的法力也明显增加了不少。佩罗森感觉到了他旧主的强劲实力,同时也突然有一种嫉妒漫上心来。像他这样的上层精灵,也该有这样的力量。

  可能是那酒让佩罗森无法控制住情绪,哈维斯忽然像受到打击一般离开了他,几乎消失在暗影里。佩罗森紧紧地抓住瓶子,想到自己似乎已经冒犯了这个被神明庇佑的人物,心中不由生出阵阵畏惧。

  然而哈维斯像刚才离开时那样又很快回来了,萨特突然出现在这个坐着的精灵面前,深深地注视着佩罗森的双眼,法师发现自己不能移开视线看别的地方了。

  “不……”哈维斯轻声道,似乎是在自言自语,“太早了……不过……他说过我必须找到那些值得栽培的人……也许我找得到……是的……如果要披上这件斗篷,就必须有实力和决心……你有这种决心吗,我的朋友佩罗森?”

  佩罗森从床上一跃而起,大口大口地喘着粗气:“你要的实力和决心我都有!为了让自己在女皇和萨格拉斯面前更有价值,我会去做任何事情!给我机会去做一个有价值的人吧,我求你了!”

  “你选择的这条道路充满着艰险,亲爱的佩罗森……不过你会从上层精灵中脱颖而出的!我会指导你的!所有看见你的人都会知道你受到过燃烧军团领袖的庇佑!你的力量会增加十倍甚至更多!所有人都会羡慕你,因为你是第一个跟着我的人!”

  “对!”精灵喊道,“我会做我该做的事,哈维斯大人!不要抛弃我!我是有用的人,我发誓!赐给我那个礼物吧!”

  长着角的家伙笑了笑,他的神情不再让佩罗森紧张,而是使他充满了期待:“好,我亲爱的佩罗森……我相信你。我相信你配得上成为他最信任的人之一,就像我一样。”

  “我配得上。”

  “你的世界将天翻地覆……一切会更好。”

  佩罗森把酒瓶放在床上,然后单腿跪地,说:“如果我可以在此时此地接受这份礼物,那就请赐给我吧。请同意我的请求!”

  哈维斯咧开了嘴:“行,就现在吧。”

  “我求你了,哈维斯——让我像你那样!赐予我神的祝福,让我成为一个更出色的仆人吧!我配得上!”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七日淘商城公众号               七日淘商城小程序               魔兽争霸社区公众号


抵制不良游戏,拒绝盗版游戏。 注意自我保护,谨防受骗上当。 适度游戏益脑,沉迷游戏伤身。 合理安排时间,享受健康生活。 适龄提示:适合18岁以上使用。

免责声明:本站所有资源均收集自互联网,没有提供游戏软件资源存储,也未参与制作、上传。若本站收录的资源涉及您的版权或知识产权或其他利益,请附上版权证明邮件告知,我们会尽快确认后作出删除等处理措施。

Copyright © 2019 [魔兽争霸社区]理员邮箱:shequ@qiritao.onaliyun.com
© 2019 七日淘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