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兽争霸社区_七日淘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查看: 174|回复: 0

[魔兽世界:上古之战三部曲] 《恶魔之魂》第二部分

[复制链接]

55

主题

56

帖子

400

积分

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400

国庆70周年纪念勋章巫妖王希尔瓦娜斯伊利丹·怒风

QQ
发表于 2019-9-29 05:54:1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


9
  恶魔之魂 二(3)     


  “那就如你所愿吧。”哈维斯往后退了一步,身躯似乎在慢慢变大,充满了佩罗森的整个视野,玛瑙色的条纹在这个萨特眼中疯狂地闪耀着。

  “一开始你可能会有些痛。”他对皈依他的法师咕哝道,“但你没有选择,只有忍受。”

  哈维斯高高地举起了爪子……

  然而当魔法击中佩罗森的时候,他发出了一声尖叫。他仿佛感到身体在一点点被剥离,极端的疼痛深入骨髓。他从没有想到过会受这样的折磨。他一句话也说不出,眼眶中充满了泪水,哀嚎着乞求痛苦的终结。这不是他想要的。

  “不。”萨特回答道,根本不在乎他的乞求,“必须现在完成。”

  尖叫声达到了令人惊悚的程度。以后,上层精灵们肯定会认不出这个曾经叫做佩罗森的人了。他的身体一直在变形,慢慢地照着哈维斯的想法精确地改变着。不一会儿尖叫成了呜咽,不过不管声音最后变得有多高,萨特的邪恶法术没有受到一丝一毫的干扰。

  “就这样……”哈维斯说道,透着邪气的眸子里闪着光,“把痛苦发泄出来吧,把愤怒发泄出来吧。屋外的人不会听到的,随你怎么叫吧……就像我以前一样。”他露出一种野蛮的兽性的微笑:“为了萨格拉斯的荣誉,这点苦又算得了什么……”

  暗夜精灵原本以为恶魔的军队会在途中停下来休整一番,希望至少可以在回到苏拉玛城之后整顿一下残部以期再战。他们相信,即使丢了所有的地盘,黑鸦堡也仍将成为他们的避难所。

  他们完全错了。拉芬克雷斯特和其他精灵都蒙在鼓里,只有罗宁和克拉苏斯明白个中缘由。他们最先想到,阴险的巨人阿克蒙德领导的燃烧军团的所作所为,很可能受到了他主人邪恶力量的庇佑。

  “他不会给我们以喘息之机的。”魔法师说出了两人很久以来一直思考着的问题。他漫无目的地摸着胸前粘着鳞片的地方,回忆起阿克蒙德的残忍与无情。

  “他会对我们穷追猛打的。”罗宁附和着,“不过我们也撑不了多久了。”

  暗夜精灵无法阻止在苏拉玛城的大溃败,只能寄希望于尽快逃进那座城堡中去避难。然而黑鸦堡容不下这个地区的所有居民,更不用说拉芬克雷斯特集结起来的大部队了。贵族曾经希望守住它以便再一次鼓舞追随者们的士气,不过,这已经不可能了:他们甚至连进入城堡的时间都没有。为了难民能够逃往后方,士兵们已经坚持了很长时间,但仅此而已了。已经没有机会让黑鸦堡做好准备接纳他们了,拉芬克雷斯特也不打算在恶魔占领了所有地方后困守这座孤城。这种思路是对头的。

  “我从来没有感到黑鸦堡这么没用过!”他对着伊利丹吼道,“然而,虽然我们有些损失,但依然实力雄厚。如果我们就这样等在堡里,恶魔们会蹂躏外面的一切,然后饿死我们。”

  “围城我们不怕,一定能守住!”玛法里奥的弟弟坚持着。

  “如果对付其他敌人的话,死守这座城堡是可行的,但千万不要寄希望于这些恶魔会因士气低落而撤兵!他们会毁灭我们周围的一切,然后等着我们弹尽粮绝!”大胡子精灵连连摇头,“我不希望我们死得那么不体面!”

  他们在一天之内就把苏拉玛城丢给了敌人,他们明白即使最终战胜了燃烧军团,也不会有什么重建家园的基础。恶魔所经之处必然是废墟一片,甚至当这座城市消逝在人们视野中时,也可以看到大树被无情地砍下,墙垣被肆意地推倒。

  然而燃烧军团一边在大肆蹂躏苏拉玛城,一边却依旧不知疲倦地追逐着精灵的军队,似乎没有一个恶魔知道累为何物。到目前为止,在这场大撤退中,精灵们唯一能够松口气的,就是天上不再有敌人掉下来了。艾瑞达巫师还在用魔法骚扰着精灵部队,但他们明显已经耗尽了法力。地狱火的攻击也稍稍减弱,至少不再从天而降了。不过他们仍然冲杀在第一线,一有机会就去扰乱精灵们的阵线。

  经过了一昼一夜,拉芬克雷斯特的部队仍在撤退中。很多骑兵在坐骑上睡着了,一旁的步兵艳羡地看着他们。身强力壮的士兵慷慨地帮助着那些气虚体弱的。更糟的是,走在战士前面的难民数量越来越多,他们可没有战士们的合作精神和超强耐力。长年的和平环境使他们面对这样的灾难时难免惊惶失措,于是士兵们很快便不情愿地发现部队里混入了很多精疲力竭的难民。

  “往那边走!”影歌对着在他和他的小分队面前磨磨蹭蹭的几个家伙说,“别站在路中间!继续前进啊!”

  克拉苏斯皱着眉头:“这样只会更糟。如果士兵们和难民混在一起的话,拉芬克雷斯特的命令将无法执行。阿克蒙德就希望这样。”

10
  恶魔之魂 二(4)   


  “但是我们能做什么呢?”罗宁的眼睛里充满了深深的忧虑。跟其他人一样,他在精灵部队中计以后还没有好好休息过。在所有人中,只有布洛克斯依旧精神抖擞。这个兽人是在战争年代里长大的,曾数次为了战斗几天不合眼。然而,如果现在有机会,他还是想打上个小盹的。

  事实上,是布洛克斯回答了罗宁的问题,不过不是用语言,而是用行动。当他们的小分队也要像其他部队一样被难民潮冲散时,兽人采取行动了。他把加洛德和他的卫兵推上前去,对着近旁的一个难民一声怒吼,并把斧子在他面前晃了晃。难民见了这等架势,谁不怕,于是都乖乖地为他让出一条道来。

  “不对!”他嚷嚷着,“走啊!不要走那条道!往前走!帮帮其他人啊!”

  他的同伴们看着这个古怪的家伙像赶着牛羊一样驱赶着难民,牧人似乎是他一生的职业。没有谁敢激怒他,大家都非常顺从地听他吩咐。

  很快加洛德也依样画起葫芦来。他将卫兵们分散到各处,让他们把难民赶到自己的小分队前面去。新秩序很快就建立起来了,许多军官都意识到发生了什么,知道该怎么做了,一条真正的战线慢慢成形。经过再三考虑,士兵们还是决定继续护送辎重队前进,暗夜精灵部队的整体速度快起来了。

  然而,燃烧军团还在后面追赶。克拉苏斯发现远处有一座山,这似乎勾起了他的回忆。他看着加洛德问:“影歌队长,这座高山有名字吗?”

  “有,克拉苏斯大师。它叫海加尔山。”

  “海加尔山……”魔法师撅着嘴说,“我们已经退到这么远的地方来了吗?”

  罗宁注意了一下他的表情,然后在他耳边轻声问:“你记得那个名字吗?”

  “记得……它意味着暗夜精灵已经处于非常危险的境地了。”

  法师哼着鼻子:“我们应该知道一些。”

  克拉苏斯的眼神深沉了许多,他说:“我们不能让他们再退下去了。我军必须在此处站稳脚跟,罗宁。如果我们退到海加尔山后面,那什么都完了。”

  “你想起什么了?”

  “只是我的直觉。不管怎么样,我觉得我们都不应该退到这座山后面。不管历史上是怎样的,照现在的情况看,如果我们不停下来的话,暗夜精灵就没希望取得胜利了。”

  “但是拉芬克雷斯特已经尽了最大努力,而我们也只是为了争取一点撤退的时间而耗费了所有法力。”

  “我们还应该做点别的。”魔法师在夜刃豹背上最大限度地直起了身子,“要是能找到玛法里奥就好了,我们现在需要他的魔法特技。”

  “我最近一次看到他时,他和女祭司泰兰德在一起,而且看上去面色非常苍白。他似乎跟远方的什么人较量过,差点送命。”

  “对,我想那一定是阿克蒙德。”

  “那玛法里奥可能已经死了吧。”

  克拉苏斯摇摇头说:“不……这就是我还希望他能在这里的原因。不管怎样,有他也好没他也好,我们必须开始新一轮进攻。”

  “开始新一轮什么?”

  罗宁以前的老师转过头去朝着恶魔们所在的方向,说:“进攻,我们必须重新开始进攻。”以阿莱克斯塔萨和耐萨里奥为首的最强大的龙族战士正聚集在龙王密室里,四条在场的守护巨龙指挥着仪式的进行,其他参与者只包括这四条巨龙以及没来的巨龙诺兹多姆的配偶。其他的龙已经贡献出了自己的一份力量,不过考虑到他们面对的强敌,仪式还是进行得谨慎一点为妙。

  大地守卫的三位配偶都站在他身后,她们的身躯比克莱奥斯特拉兹要大一些,但还是比不上那头黑色雄龙。阿莱克斯塔萨最小的配偶克莱奥斯特拉兹看着她们,感觉她们似乎只是大地守卫的影子,一举一动都跟着耐萨里奥走。这让红龙感到有些不安,不过其他龙倒是没有注意到。

  跟着绿龙伊瑟拉进来的雄龙们都很瘦小,无法跟其他巨兽相比。更奇怪的是,他们跟女主人一样经常闭着眼睛走路。不过在他们的眼皮下面,可以发现眼珠在移动着。绿龙时常出没于两个不同的世界,其中更多时候是呆在翡翠梦境里的。他们沉默而安静,然而克莱奥斯特拉兹发现他们的魔法感官一直在密切地注视着周围的一切。

  玛里苟斯和他的配偶们则完全不同。他们不停地移动着,不停地互相推搡,脑袋不时四下张望一番。他们蓝白相间的鳞片闪烁着,似乎在兴高采烈地炫耀着魔法,这些魔法也会随着他们脑海中一个个新点子的出现而不断改变。克莱奥斯特拉兹觉得他们比起黑龙和绿龙都要有活力一些。

  诺兹多姆的四位配偶跟伊瑟拉以及她的配偶一样严肃。她们都跟她们的主人一样一身黄色,不过不像时间之龙那样游移不定。克莱奥斯特拉兹不知道诺兹多姆到底去哪里了,他觉得很奇怪,他竟然会错过这么重要的会议。从女王对他的去向知之甚少这点来看,似乎连他的配偶们都不能确定到底发生了什么。


11
  恶魔之魂 二(5)   
  

  然而,她们带来了他的宝物,这是非常关键的一点。在他最年长的配偶手中,有一只用亮闪闪的纯金制成的沙漏。黄色的沙子在沙漏中闪着光,并且一反常规地在往上流动。顶部满溢后,它们便慢慢降下,然后又开始上升。

  沙是诺兹多姆身体的一部分,如果自己部落有急用,他会拿一点出来。所有的守护巨龙应该都有自己的镇邦之宝,因为他们不仅是超大型的爬行类生灵,还代表了世界上最强大的力量,由构造这个世界本身的物质组成。的确,他们会受到自然规律的约束,但却比其他龙要明显来得高级,正如龙族之于其他年轻的种族。

  不同的龙族部落轮流进奉着祭品,每次一个部落。现在只剩下两条龙还没献上,令克莱奥斯特拉兹尴尬的是,他是最后一个。

  不知什么原因,他并不感到非常光荣。

  在他之前应该是时间之龙的部落拿出祭品。那条守护巨龙最年长的配偶萨里多尔米用左爪轻轻地拿着一只沙漏走向龙之灵魂。

  耐萨里奥的杰作飘浮在密室中央,虽然构造简单,却放射出一种令人害怕而又高贵辉煌的光芒。一道彩虹笼罩着所有的龙,颜色正好跟各个龙族部落的颜色相配。

  “我拿着他的化身来。他永不会消逝!他了解过去、现在和未来!”萨里多尔米吟唱着,把发着光的沙漏举高,高过正闪烁着的圆盘,“以他的名义,我把他的力量、他的法力以及他本人融入这件兵器中,共同对付那些攻击我们龙族的恶魔!”

  巨龙用有力的爪子一捏,沙漏就碎了。

  与克莱奥斯特拉兹预料中的不同,诺兹多姆的镇邦之宝沙子并没有堆成一堆,而是在空中盘旋着——似乎这些沙是有生命有感觉的东西——接着它们开始绕着龙之灵魂转圈。黄色的沙粒一边旋转,一边慢慢掉进神符里,每一颗沙都显得灿烂异常,终于与神符融为一体。

  当最后一些沙粒进入圆盘时,整个密室一下子亮了起来,一道耀眼的光芒让克莱奥斯特拉兹一时间什么也看不到了。他转过头,不再看那个神符,等待光线渐渐变暗。红龙看到其他龙,包括绿龙们也不得不遮住他们的眼睛。只有耐萨里奥一直在注视着它,他那无处不在的、凶狠贪婪的目光似乎要把一切吞噬。

  “我亲爱的。”阿莱克斯塔萨轻声说。

  克莱奥斯特拉兹还是莫名其妙地感到不安,不过他仍然走上前去。单就他自己来说,他应该会拒绝把祭品加入到龙之灵魂中去的,然而女王却要他跟其他龙一样给个面子。他怎么可以成为唯一一头说不的龙呢?然而,当他看着那个神符时,却总觉得它不可能拯救世界,而是会毁了世界。

  不过,这种想法太愚蠢了。他想着,大地守卫怎么会做出那么卑鄙的事呢?

  过了一会儿,龙之灵魂赫然出现在他面前。克莱奥斯特拉兹现在是如此地接近它,他发现这个东西决不可小觑。这里面蕴藏的力量,是前人都曾梦想得到的,而后人也永远不会停止对它的觊觎。这里面藏着所有龙的精华力量,世界上最强的力量。

  “它正等着你呢。”

  红龙抬头看了看黑龙巨大的面庞。耐萨里奥眼睛一眨不眨地瞪着他,呼吸越来越急促,似乎因为克莱奥斯特拉兹的犹豫不决而愈加疯狂。

  这里面有些不对劲……阿莱克斯塔萨的配偶想。然而他又想起女王、玛里苟斯和伊瑟拉怎样爽快地拿出自己的宝物。事实上,玛里苟斯是他们中第一个决定拿出自己精华力量的,只是为了要帮助朋友们达到目的。如果这位魔法大师也相信耐萨里奥所做的一切,那资历尚浅的克莱奥斯特拉兹又有什么理由拒绝呢?

  红龙这样想着,终于把自己的身体交给了龙之灵魂。

  圆盘闪烁了一下,用恐怖的光芒把他的身子笼罩起来,克莱奥斯特拉兹让自己的胸膛对着它,并卸下了所有龙族用来保护自己的魔法防御。跟先前其他龙献祭时一样,他感到龙之灵魂进入了体内,仿佛自己那披着铠甲的躯壳只是幻影一般……

  几秒钟后,一股令人不安的力量重新从他胸口涌出——龙之灵魂通过这种力量取走了他体内的另外一些东西。那是一种无形的、蠕动着的存在——不完全是光,也不完全是有形的物质,有一道微弱的红光包围着它。当最后一点这样的东西离开克莱奥斯特拉兹的身体时,他突然感到一阵失落。

  红龙缓缓神,看着龙之灵魂放出的光把他的祭品吸进去。渐渐地,光消失了。

  克莱奥斯特拉兹喘息着,龙之灵魂从他身上拿走的那些东西也在慢慢消失。他想伸出双手把它们要回来,不过他知道这样做会让他们的努力前功尽弃,并且让自己在亲爱的阿莱克斯塔萨跟前颜面尽失。


12
  恶魔之魂 二(6)  
   

  于是克莱奥斯特拉兹只好无助地看着龙之灵魂吸走他的精华力量,与别人的宝物融合在一起。他无助地看着耐萨里奥急切地抓起圆盘,在其他巨龙面前将它高高举起。

  “好了——”大地守卫朗声宣布,“所有人都贡献了自己的一份力量。现在我会将龙之灵魂永远封存,以免丢掉已经收集起来的东西。”

  耐萨里奥闭上了眼睛,身体周围出现了一道黑色的、看起来不太吉利的光。这光正射向在他前爪中的那个虽小却强大的神符。

  别的巨龙都惊呆了。在这一瞬间,一个很短但很关键的时段里,龙之灵魂像他的创造者一样浑身漆黑地燃烧着。

  “会成功吗?”伊瑟拉平静地问。

  “会的,而且必须要成功。”耐萨里奥骄傲地回答道。

  “它必须是世界上独一无二的兵器,必须独一无二。”博学的玛里苟斯这样补充道。

  大地守卫似乎很赞同蓝龙的话,他点了点头。耐萨里奥扫视了一遍整个密室,看看有没有龙还有问题。克莱奥斯特拉兹有些疑问,但他觉得既然女王都对之非常满意了,这些问题就没必要再提了。

  “最后还应该对它施加一些法力,但需要时间。”黑色巨龙对其他龙说,“我会把它带到一个安静而隐蔽的地方,集中精力施法。”

  “要多久?”阿莱克斯塔萨问道,“不能太迟了。”

  “需要的时候就会好了。”说着,耐萨里奥张开翅膀,飞到空中。他的配偶们紧跟上去,像被大地守卫牵着线的傀儡。

  其他龙看到他消失在密室坚固的墙壁后面时,也起飞了,而阿莱克斯塔萨和克莱奥斯特拉兹都没有动。

  当克莱奥斯特拉兹目送着那些龙离去时,一个问题又在他的脑中浮现:他们今天到底做了什么?他不能否认那个小金盘所蕴涵的不可思议的力量。耐萨里奥确实造出了一件强大的武器,甚至连数量众多的恶魔部队都无法与之抗衡。

  然而,他现在才意识到,龙族也一样无法与之抗衡。

13
  恶魔之魂 三(1)   
  

  玛法里奥做梦了,梦见自己和泰兰德住在一间位于宏大的苏拉玛城中心的美丽树屋里。正值一年中最美的时日,万物都欣欣向荣。茂盛的植被就像一张美丽的地毯铺在整个大地上。大树用它厚实成阴的叶子给予他们凉爽,各种各样的花儿点缀在树干的根部。

  泰兰德穿着一件光彩照人,黄、绿还有橙黄三色相兼的长袍子,在银色的里拉琴边弹奏音乐。而他们的孩子们,一男一女绕着树跑来跑去,嘴里发出银铃般的笑声。玛法里奥坐在他为之骄傲的住处窗前,呼吸着新鲜的空气,品味着自得的生活。世界如此宁静,而他的家庭里唯有快乐……

  突然间,大树剧烈震颤起来。玛法里奥把住窗口,惊恐地看着苏拉玛城的房屋与城塔迅速倾覆,其他的建筑都崩塌了。人们尖叫起来,大火在各处燃烧。

  他搜寻自己的孩子们,但他们已经不见了。至于他的爱人,泰兰德,她仍继续坐在外面粗壮的树枝上,手指在琴上弹着乐曲。

  玛法里奥大胆地将身体倾伸出窗户,呼喊道:“泰兰德!快进来!快!”

  可她不理他。虽然大难临头,身处险境,但她还是无忧无虑地陶醉在她的音乐中。

  大树翻倒了。玛法里奥尝试着用他的德鲁伊法术使它免于倾覆,但无济于事。他感觉大树——还有其他周围的植物也一样——都死了。

  房屋的坍塌最后还是唤醒了泰兰德,她扔下里拉琴,尖叫着企图抓住玛法里奥,但距离太远了。玛法里奥的爱人失去了平衡,从树枝上摔了下来——

  一个黑色的身影迅速升到空中,很轻易地抓住她。伊利丹宽宏地向泰兰德微笑着,然后和善地向他哥哥点点头。然而,他没去帮玛法里奥,却在他的面前飞走了。

  “伊利丹!”玛法里奥呼喊着,试图抓住他,“回来!”

  他的兄弟在半空停了下来,依然紧紧抓住泰兰德,回过头来嘲笑着玛法里奥。

  他一边笑,一边发生变化,变得更大,更可怕。藏在里面的盔甲胀破了衣服,肤色变黑,背后长出一条锯齿状的尾巴。一只魔爪抓住了德鲁伊的爱人泰兰德,在倾塌的城市上空把她像一个玩偶似地摇来摇去。

  玛法里奥惊恐地凝望着,那是阿克蒙德在他面前炫耀……“不……”

  他蹿起身来,差点从夜刃豹上摔下来。

  一只修长而有力的手拉住了他,使他紧紧靠住了一个披着盔甲的身体,终于保持住了平衡。但德鲁伊一想到阿克蒙德,就本能地要与那副盔甲保持距离。

  “安静,玛法里奥!小心点!”

  泰兰德的声音使他彻底恢复了意识。他注视着泰兰德关切的面庞:她把头盔摘下放在背后,故而她面部的所有特征都一目了然,那是一张令人愉快的脸庞。

  “我梦见……”他欲言又止。梦境里有些内容太个人了,不能对一个还未许配给自己的精灵说。“我……做了个梦。”玛法里奥不好意思地结束了话题。

  “我知道,我听到你说梦话了。我想我听到了我的名字,还有伊利丹的。”

  “是啊。”他不敢多说。

  女祭司触摸着他的脸颊,说:“那一定是个可怕的梦。玛法里奥……但至少你还是睡着了。”

  德鲁伊突然间意识到他与女祭司过分亲近了,于是立刻挺直了腰板。他朝周围看了看,惊异地发现他俩被众多精灵包围着,大多数都是平民。许多人由于完全离开了他们适应的环境,看起来似乎很迷茫。几乎没有一个精灵曾如此痛苦过,这一类似放逐的状态毫无疑问将许多精灵推向崩溃的边缘。

  “我们在哪儿?”

  “在海加尔山附近。”

  他目瞪口呆地注视着山峰:“这么远?不可能吧!”

  “的确如此。”

  玛法里奥垂着头,如此看来,经过了一番殊死抗争后,他的同胞们依然必败无疑。如果恶魔们已经把大部队逼到这么远的地方了,那暗夜精灵还有什么希望反击呢?

  泰兰德看到玛法里奥的脸色,低语道:“月亮女神会保佑我们的。我祈求她的帮助,她肯定可以给我们一些慰藉的。”

  “希望如此。那其他人在哪儿?”

  “你弟弟在那边,和月亮守卫在一起。”她指向北方,“我没看见克拉苏斯和其他人。”

  此时此刻,伊利丹并不是玛法里奥急欲要交谈的对象。在他与阿克蒙德正面交锋之后,这位德鲁伊非常想找到两位法师,告诉他们那个强大的恶魔正带领他的部队追击他们。

  当然,必须假定克拉苏斯和其他人仍然活着。阿克蒙德在对付完玛法里奥后依然对他们穷追不舍吗?

  “泰兰德,我不得不去找那些外族人。我坚信他们仍是我们存亡的关键。”

14
  恶魔之魂 三(2)     


  “你不可以就靠两只脚去找他们。你还十分虚弱,骑我的夜刃豹去。”

  找人行动多半无果,而她却慷慨地将坐骑让给了自己,这让他羞愧难当:“泰兰德,我——”

  泰兰德给了他一个他以前从未见过的表情。那是一个刚毅而坚定的表情,只见于最高级、最具献身精神的艾露恩女祭司身上。

  没等玛法里奥争辩,她便迅速从那只大猫身上下来,只带上自己的包裹和武器,又抬头看着德鲁伊坚持道:“走!”

  玛法里奥除了点头致谢外什么也做不了,他转过方向,驱策夜刃豹一路奔出人群。他决意不辜负泰兰德的信任,如果其他人还活着,那他一定要找到他们。

  夜刃豹咆哮着一路挤过士兵和平民的包围,虽然被这么多身体包围着,感觉十分不适,但它并没有横冲直撞。玛法里奥十分高兴地看到士兵们大部分都维持着秩序,绝大多数平民步调一致,被很礼貌地严格监管着。恶魔们无疑是希望让两个完全不同的群体挤在一起制造混乱,而现在至少已经避免了这一危险。

  但是,越来越多的人混在军队里,找到布洛克斯、罗宁还有克拉苏斯这三个稀罕人物根本就是大海捞针。玛法里奥在人群中扫视十数次后,终于想到了利用自己的法术。

  他此刻之所以不愿进入翡翠梦境,是因为他相信通过其他方法也可以找到他们。他勒住夜刃豹让它停下,闭上眼睛,让精神力尽量伸展开去。他搜索着这片区域,然后进入了视野内其他夜刃豹的精神世界,就像受训时与森林里的野兽交流一样与他们谈话。玛法里奥还跟泰兰德的坐骑进行了精神交流,以不失掉任何一个可得到线索的机会。这些夜刃豹对它们的主人们已十分熟悉,当然会留心三个陌生人与众不同的气味。

  在最初的几只夜刃豹身上,玛法里奥都无功而返。他便给自己打气,把精神伸向他视线之外的远方。即使是一些难民带来的宠物,玛法里奥也不放过。交流的动物越多,找到他们的机会也就越大。

  最后,一只黑豹回应了。回答不是用语言形式传递的,而是以气味和形象。德鲁伊用了一会儿工夫仔细领会,最后终于明白,这只动物最近见过布洛克斯。布洛克斯是三人中最显眼的,毫不奇怪夜刃豹最能记住他。对这只猫科动物来说,这个战士身上的气味浓重而猛烈,能让它联想起自己深层野性的一面。从布洛克斯身上,夜刃豹可以感觉到与自己同类的精神。事实上,长有獠牙的动物形象使兽人类似一只用后腿直立起来的夜刃豹,一对巨爪握着一件兵器,那便是他的大斧。

  想要确切了解这只猫科动物何时何地看到过布洛克斯就有点棘手了,动物不像暗夜精灵一样会量度时间和空间。但通过一些努力,德鲁伊最终肯定这只黑豹在一到两小时前见过布洛克斯,他在那群出城的精灵中间。

  玛法里奥调整他的坐骑朝那个方向奔去,继续从其他夜刃豹处询问他的消息。他遇见越来越多不只记得布洛克斯,还有罗宁与克拉苏斯的夜刃豹。关于魔法师克拉苏斯的事情现在在这些生物的脑海里凸显出来,这些食肉动物以一种只有在面对优秀人物时才有的尊敬眼光看待他。然而,它们并不像害怕其他野兽那样惧怕克拉苏斯,似乎明白他的深不可测。玛法里奥很快发觉,事实上,比起把它们养大的训练人员,夜刃豹们好像更听从克拉苏斯发出的命令。

  玛法里奥注意到,这位长相类似精灵的魔法师总是神秘难解,夜刃豹的反应同样说明了这一点。他鞭策着他的坐骑奋力向前,由于他们逆着人潮而动,行进十分困难,多亏德鲁伊引导有方,夜刃豹在前进时才没有伤害到挡路的人。

  当他到达那三个外族人应在的位置时,战况突然急转直下了。远方响起了战斗的声音,地平线上闪烁着令人不安的绯红和墨绿的光芒。这里的士兵比先前看到的更为小心,但也已疲惫不堪了。显然,这些人刚在前线阻击过恶魔。玛法里奥从一些士兵旁边经过,看着他们身上那些骇人的疤痕与伤口,感觉到了燃烧军团那永不止息的凶残与暴戾。

  “你在这儿干吗!”一位军官命令道,崭新的盔甲如今已是血迹斑斑。他的双目饱含泪水:“所有非战斗人员都到前面去!快走!”

  还没等德鲁伊解释,身后一人喊道:“他有必要留在这儿,队长。你看看他的脸就能明白一切。”

  “伊利丹?”玛法里奥转头看去,原来是自己的弟弟,只见他骑在坐骑上,应该没有受伤。伊利丹向玛法里奥一笑,一路上德鲁伊第一次看见他笑,这样的表情似乎不太合时宜,玛法里奥有点担心弟弟是不是疯了。

  “我以为你死了呢!”伊利丹说着,重重地拍了一下玛法里奥的肩膀。他并没有注意到哥哥因疼痛而畏缩的样子,又转身对军官说:“还有问题吗?”

15
  恶魔之魂 三(3)   


  “没了,伊利丹大师!”他行了个礼以后就匆匆走开了。

  “发生了什么事,哥哥?”身着黑衣的伊利丹问,“有人说他们看见你被击中了,坐骑也被撕成了碎片……”

  “有人救了我……泰兰德把我带到了安全的地方。”玛法里奥刚提到她的名字,立刻就后悔了。

  伊利丹笑容依旧,但笑容后的那种诙谐消失了:“是吗?我真高兴她和你走得这么近。”

  “伊利丹——”

  “你此刻能在这儿就好。”德鲁伊的弟弟继续说,不想让任何关于女祭司的讨论深入下去,“克拉苏斯一直在筹划着什么,他似乎认为你很重要。”

  “克拉苏斯?他在哪儿?”

  伊利丹的笑容变得让人毛骨悚然:“啊呀!就在你要去的地方啊,哥哥。就在战斗的最前线……”

  风怒号着,一股压抑的热浪撕扯着被选来形成防御战线的暗夜精灵们。队列中时不时传来一声声惨叫,紧跟着的是恶魔们胜利的咆哮。

  “伊利丹人呢?”克拉苏斯问道,向来沉得住气的他都快没耐心了,“他不在这里,月亮守卫除了自保外什么都不想干了!”

  “他说就来。”罗宁插话道,“他先得和拉芬克雷斯特谈谈。”

  “如果我们胜了,他会得到足够的荣誉;如果我们败了,也没人会怪他,因为我们早死了……”

  罗宁不能再和自己的老师争论下去了。伊利丹想做的无非是取悦自己的主人。他与玛法里奥完全不同——他雄心勃勃,有野心,不顾他人安危。两位法师曾希望利用一下某三位月亮守卫的力量,但却发现他们现在已经没用了。不是因为恶魔们把他们杀了,而是他们给伊利丹送魔法以致能量耗竭陷于瘫痪。

  虽然伊利丹常常利用别的精灵而不计后果,可他们仍然对他忠心不贰。伊利丹拥有他们无法企及的法力,还有拉芬克雷斯特作为政治后盾。暗夜精灵有非常强烈的等级观念,即使大难临头也依然如是。

  罗宁突然直起身来:“当心!”

  有一些东西向精灵军这边飘来,是一片蘑菇状的雾霭。还不等法师们行动,它就已经弥漫到了站立着的士兵们身上。

  一些人尖叫起来,脸上突然长出了十数个红色脓胞,灼热难当。脓胞不断地爆开、长出,很快遍布到受害者周身没有保护的地方。

  克拉苏斯口中念念有词,指着天空做起手势施法。

  一道明亮的蓝光很快就驱散了邪恶的蘑菇云,让很多人免受那可怕的瘟病之苦。不幸的是,那些感染的人已经无药可救了。他们一个接一个地倒下,身上被毁坏的组织使人联想起处于活跃期的火山地带。

  罗宁注视着眼前的这一幕,心里泛起一阵恶心:“太可怕了!让恶魔们去死吧!”

  “希望我们能够得偿所愿!我们不能再等下去了!如果月亮卫队不听我们的号令,那我们必须想法子自己做些什么!”

  正当法师准备动手时,罗宁看见两个人骑着夜刃豹而来。“伊利丹来了——他还带着玛法里奥呢!”

  “谢天谢地!”克拉苏斯转身去见二人。他们慢慢靠近,他则迎到玛法里奥弟弟跟前:“你迟到了!快点集合月亮卫队!你必须马上听我的命令行事!”

  很少有人这么粗暴地对伊利丹下过命令,不过他对两位法师——特别是罗宁倒是万分尊重。他瞅瞅克拉苏斯,又看看罗宁阴郁的表情,点点头,立即从命。

  “你有什么打算?”玛法里奥从坐骑上下来,问道。

  “我们得在这里阻击住恶魔。”克拉苏斯回答道,“我们绝不能退到海加尔山后,我们要靠自己的力量反败为胜、转守为攻。这很重要!”

  德鲁伊点了点头,说:“阿克蒙德就在那儿,我险些葬身在他手上。”

  “我早就想到他会来的。”精灵的话让他陷入了沉思,“你有本事在与阿克蒙德的对阵中活下来,那就说明我要你此刻在场是正确的,你能帮上忙的。”

  “但——我能做什么呢?”

  “平时你怎么练的,使出来就行了。”

  说完,克拉苏斯转身向着罗宁,后者已经准备好与远方的恶魔开战了。魔法师站在他以前的学生旁边,不一会儿玛法里奥也站了过来。

  克拉苏斯瞥了人类一眼说:“罗宁,在使用魔法上伊利丹比任何人都听你的话。与他联络的任务我就交给你了。”

  “如你所愿。”红头发法师眨了下眼睛,“好的!”

  克拉苏斯把注意力转向德鲁伊:“玛法里奥,想想你觉得自己能施放的最强魔法,但千万别告诉我具体是哪一种!无论你用什么方法,无论你怎么动用这个世界上的种种必须的力量,没我的号令就不要停止施法。我们要对敌人毫不留情才行。”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七日淘商城公众号               七日淘商城小程序               魔兽争霸社区公众号


抵制不良游戏,拒绝盗版游戏。 注意自我保护,谨防受骗上当。 适度游戏益脑,沉迷游戏伤身。 合理安排时间,享受健康生活。 适龄提示:适合18岁以上使用。

免责声明:本站所有资源均收集自互联网,没有提供游戏软件资源存储,也未参与制作、上传。若本站收录的资源涉及您的版权或知识产权或其他利益,请附上版权证明邮件告知,我们会尽快确认后作出删除等处理措施。

Copyright © 2019 [魔兽争霸社区]理员邮箱:shequ@qiritao.onaliyun.com
© 2019 七日淘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