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兽争霸社区_七日淘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查看: 156|回复: 0

[魔兽世界:上古之战三部曲] 《恶魔之魂》第五部分

[复制链接]

55

主题

56

帖子

400

积分

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400

国庆70周年纪念勋章巫妖王希尔瓦娜斯伊利丹·怒风

QQ
发表于 2019-9-29 06:04:2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


29
  恶魔之魂 五(6)     


  “所以你向修女团的女祭司们求助了,她们是我见过的最会打仗的战士。”

  她又笑了一下,笑容有些疲惫却也带着满足:“外人都不怎么了解神殿里的情况。”说到这里她的神情突然又紧张了起来:“你还好吧?”

  “我……说实话我和克拉苏斯到这里来并没有什么体面的理由。我本来是想找塞纳留斯帮忙替克拉苏斯寻一头坐骑,好让他乘着去龙族那边的。”

  “这事罗宁和布洛克斯也暗示过很多次,但我还是无法相信——他真的以为自己能够见到龙族吗?”

  德鲁伊朝克拉苏斯那边瞥了一眼,两个女祭司正将他慢慢扶起,跟很多人一样,她们都对他表现出一种没来由的尊敬。魔法师大步向犬王倒下的地方走去,脸上露出一丝不安的神情。

  “你也看到了吧,你应该也感觉到他有种与众不同的气质吧。我想如果他能通过某种方法到达龙的领地,就一定能见到龙族的。”

  “但是除非能有一头龙带着他飞过去,否则他怎么能够赶得及?”

  “我也不太清楚。我——”这时,两人突然为一片阴影笼罩,玛法里奥抬头看去,一筹莫展的表情立即变成了惊喜。

  只见两头动物绕着他们整整飞了三圈,然后才在离夜刃豹有些距离的地方降落下来。黑豹嘶叫着,却并未表现出攻击这两位不速之客的意图,大概是因为它们自己也不知道这两头动物究竟是何方神圣吧。

  它们有一对巨大的羽翼,头部与乌鸦酷似,乍看像两只狮鹫。它们的前肢上覆盖着鳞片,顶端生有利爪,简直与狮鹫一模一样。然而,除了这一点外,其他地方就不尽相同了。它们没有狮子般的躯干和后腿,身体是马的形状,还有一条粗粗的马尾。

  “是角鹰兽。”见多识广的克拉苏斯叫到,紧绷的脸一下子舒展开来,他太兴奋了。“坐它们飞行又快又稳。你的老师塞纳留斯为我选了一种最好的坐骑!”

  泰兰德却并未如此狂喜:“不过他为什么要送来两头?”

  法师和玛法里奥互相看了一眼,都明白了塞纳留斯多送一头坐骑的目的。

  “看来,我要和克拉苏斯一起去了。”德鲁伊答道。

  泰兰德抓住了他的臂膀,大声说:“不行!玛法里奥!你不能去!”

  “我知道森林之王是怎么想的。”克拉苏斯插话道,“一来玛法里奥比我更能驾驭角鹰兽,二来他与塞纳留斯的特殊关系可以让他在与红龙女王阿莱克斯塔萨交往时更加方便……阿莱克斯塔萨就是生命之王。”

  女祭司用恳求的眼神示意玛法里奥别去冒险,但是后者已是箭在弦上不得不发了:“他说得对,我得跟他一起去。原谅我吧,泰兰德。”德鲁伊不由自主地抱住了她,泰兰德犹豫了一会儿,也轻轻抱了一下作为答礼。玛法里奥低下头望着她说:“别人如果问起我们不辞而别的原因,你可要跟罗宁、布洛克斯一起为我们开脱啊。可以帮我这个忙吗?”

  木已成舟,她也只好让步了:“当然可以。你该知道我一定会的。”

  两头角鹰兽似乎已经等得不耐烦了,不断地嘶叫起来,催促他们即刻出发。克拉苏斯满足了它们的愿望,飞快地骑上了其中的一头,玛法里奥也爬到了另一头身上,眼睛却仍然注视着泰兰德。

  泰兰德抓住了他的手腕,口中突然念念有词。好一会儿,两人才明白过来,她是在为玛法里奥向艾露恩祈祷。

  “一路平安,”她轻声地结束了祈祷,“为了我……也要平安回来。”

  德鲁伊强抑深情,无语凝噎。克拉苏斯并不想让这样的尴尬场面继续下去,于是他用两只后脚跟轻轻地夹了夹角鹰兽的肋骨,坐骑再一次嘶叫起来,准备展翅飞翔,玛法里奥的角鹰兽也马上跟着做出了反应。

  “再见了泰兰德,谢谢你。”他大声说道,“我会尽快回来的。”

  “我会一直等你的,玛尔。”

  听到她用小时候的昵称叫自己,玛法里奥微微一笑,抱紧了角鹰兽。他的坐骑跟在同伴身后跃向空中。

  “此去路途遥远。”克拉苏斯大声说,“但并非远到无法想象,真要谢谢半神为我们送来的礼物啊!”

  玛法里奥点了点头,有些走神,他的目光还停留在地面上那个渐行渐远的身影上。两人遥遥对视了许久,终于,她从他的视野中消失了。

  但他还是继续凝望着。此刻他心中很是明白:泰兰德也一定在看着他呢。


30
  恶魔之魂 六(1)  
   

  恶魔们并没有组织军力再次攻来,暗夜精灵们都觉得这是个好兆头,不过罗宁和布洛克斯却不这样认为。对于拉芬克雷斯特让士兵们再休整一夜这一冒险行为,他俩都认为很有必要,然而他们也清楚在这段时间里燃烧军团是决不会闲着的。阿克蒙德会抓紧每分每秒谋划算计,而精灵军却在那里贻误战机。

  克拉苏斯和玛法里奥的失踪在暗夜精灵中引起了小小的骚动。加洛德现在的表情就像一个真要走上绞刑架的人,这些法师对暗夜精灵来说极为重要,他的职责就是保证他们没有任何差池,而现在居然有人在他眼皮底下不辞而别了。

  “因为这件事,拉芬克雷斯特大人一定饶不了我!”前任卫队长和其他人一边往贵族的营帐中走去,一边反反复复地说着这句话。虽然刚送走玛法里奥和克拉苏斯的泰兰德坚持要过来替他开脱,然而加洛德心中却无一丝安慰。他知道自己重罪难免,这是让两位军中要员轻易离开的后果。

  起初事情的发展正如他所说,大胡子拉芬克雷斯特似乎要重罚他了。贵族一听到这个消息,立马气得大吼大叫,把那张用来放图表和文件的小会议桌猛地推到一旁。

  “我从来没有允许过这么愚蠢的举动!”黑鸦堡的主人吼道,“他们这是违反军令,会影响到整个军队的稳定!目前正是非常时期,两位法师就这样离我们而去,要是传了出去——”

  “他们没有离开我们,”罗宁回了一句,“他们是去找帮手的。”

  “难道是去向龙族求援?他们俩这是自投罗网,那些生物只会把他们吃掉!红龙克莱奥斯特拉兹是克拉苏斯的朋友,在他的指挥下能够成为我们的帮手,但那些野龙就——”

  “龙族是这个世界上最古老、最有智慧的种族。他们所拥有的知识,是我们怎么也学不完的。”

  “在开始学之前,我们大多数人就已经被他们吃了。”拉芬克雷斯特反驳道,他看了一眼泰兰德,语气马上温和了许多,“艾露恩的修女们在其中又起了什么作用呢?”

  “我们曾经见过,大人。”

  拉芬克雷斯特凑近了看着她,说:“啊哈,是这样!我们见过!伊利丹,她是你的女朋友吧?”

  一直站在一旁沉默不语的伊利丹面无表情地点了点头。

  拉芬克雷斯特将双手交叉在胸前,说:“我本指望你们两个中有一个人至少能够对年轻的玛法里奥产生一些影响,我知道确实没人指挥得了克拉苏斯大师。”

  “玛法里奥是想要回来的。”女祭司说,“但他老师要他跟魔法师一起去。”

  “老师?你指的是那个子虚乌有的半神塞纳留斯吗?”

  泰兰德撅着嘴说:“伊利丹能证明森林之王是的的确确存在的。”

  伊利丹终于有了面部表情,他咕哝道:“这是真的。塞纳留斯真的存在,我亲眼见过他。”

  “哼!先是龙族,现在又是半神!我们周围身强力壮、法术高强的家伙很多啊,然而我军的实力却不增反降!我想这个塞纳留斯也是不会站在我们这一边的吧!”

  “他和他的同类正用自己的方式抵抗着恶魔。”泰兰德答道。

  “说到那些恶魔,这两个笨蛋难道不清楚他们随时会有被暗杀的危险?如果他们在还没到达之前就受到攻击,那该怎么办——”拉芬克雷斯特看到大家都把目光移向了别处,就停顿了一下,然后说,“难道他们已经被袭击了?”

  女祭司低着头说:“是的,大人。我和我的姐妹们当时也在。我们帮助他们击败了恶魔,而且他们两个都安然无恙。”

  一旁的加洛德皱着眉头,伊利丹也用力地摇头。拉芬克雷斯特长舒了一口气,坐回了他一直拿来当椅子坐的一张小办公桌上。他抓起一只开着口的酒瓶,倒了好些酒,粗声粗气地说:“告诉我详细情况。”

  泰兰德开始了陈述。她简单地说了一下自己怎样发现附近有杀手,然后当她知道了玛法里奥和克拉苏斯已经前往树林时,又怎样惊恐万分。有道是“迅疾如风”,她和她的姐妹们就是以这样的速度去追那两人的,赶到之时他们正在经历一场恶战。女祭司们都很清楚自己是在拿生命冒险,但她们还是冲了上去,一些人也确实战死了。但所有人都明白克拉苏斯和德鲁伊是能够帮助本方赢得胜利的关键人物,为了保护他们,做出任何牺牲都不为过。

  伊利丹听到这里,不屑地轻哼了一声,而拉芬克雷斯特却显出比旁人都要高的兴致。他专注地倾听了这场战斗的每个细节,尤其是当泰兰德说到那个手执鞭子的恶魔时,不禁两眼放光。

  “他肯定是燃烧军团的军官,也是那些杀手的头领。”他评论道。

  “好像是吧。他虽然很强,但玛法里奥从空中召来了闪电,终于把他干掉了。”


31
  恶魔之魂 六(2)   


  “干得好!”拉芬克雷斯特赞赏的语气中似乎夹带着失落,“所以说德鲁伊一定要回到我们中间来啊!我们需要他的法力!”

  “月亮卫队和我绝对能代替他这种擅自离开的人。”伊利丹的口气很硬。

  “只能这样了,伊利丹,只能这样了。”他把酒瓶放到了一边,看着军营里的每一个人,然后把目光停在罗宁身上,“法师,你能向我保证,你决不会像你的同胞克拉苏斯那样离开我们吧?”

  “我想看到燃烧军团被打败的一天,拉芬克雷斯特大人。”

  “嗯……不算一个好答案,不过我早知道你会这么说的。影歌队长……”

  卫队长沉住气,往前走了几步,行了个礼:“在,大人!”

  “我一开始是想重罚你的,因为你没有看住人。但是现在,我进一步了解了情况之后,却想象不出有谁能看得住他们,所以你能够让他们那么长时间毫发未伤已经非常了不起了。请继续尽你的职责——我的意思是只要还有人要你保护的话,你仍旧要尽心尽责。”

  加洛德过了好半天才明白拉芬克雷斯特的意思,他意识到贵族原来是在表扬自己,说他的看护工作做得还不赖,于是他马上又行了个礼,说:“是,大人!太感谢您了,大人!”

  “不必多礼了……我只是对你表示同情。”拉芬克雷斯特身体往前伸,拿了一张图在手上,“你们全部退下,通通退下。你也是,伊利丹。”他边看资料边摇头,嘴里咕哝着:“月亮女神啊,求你别再让我看见法师了……”

  拉芬克雷斯特的逐客令让玛法里奥的弟弟觉得自己仿佛被他那只带甲的手结结实实地甩了一个耳光。伊利丹低下头,勉强鞠了一躬,然后就跟在其他人后面走出了营帐。

  布洛克斯和罗宁都默默地大步向前,泰兰德则和加洛德走在一起,后者到现在还没有回过神来,他似乎觉得自己的脑袋早该搬家了呢。

  有一只手碰了碰女祭司的肩膀:“泰兰德……”

  其他的人还在继续往前走。泰兰德回过头去,面前是伊利丹,他的脸上已不见了因被主子赶出来而生的小小的怨气,而是像上次两人一起谈话时那样,露出了热烈的表情。

  “伊利丹?什么——”

  “我再也不能不说句话了!是玛法里奥的天真无知造成了现在这样的局面!我受不了了!他是那么地鲁莽无知!他根本配不上你!”

  她尽量不失礼节地躲到一边,说:“伊利丹,这是一个漫长而又艰苦的——”

  “你听我说完!他一心想学德鲁伊教的精髓,这点我已经能接受了,因为我早就知道他想要与众不同!我,比其他任何人都了解我哥哥的野心!”

  “玛法里奥不是——”

  伊利丹那对琥珀色的眼睛似乎要放出光来,他还是没让她有机会说完话便插嘴道:“他走得这条道并不是正途,而且非常危险!简直一无是处啊!他应该像我那样!永恒之井才是可以倚赖的对象!你看到了我在短时间内的神速进步了吧!月亮卫队由我指挥,通过他们,我已经杀死了无数的恶魔!玛法里奥再这样一意孤行下去只会自取灭亡——同时也很可能毁了你!”

  “你这么说是什么意思?”

  “泰兰德,我知道我们两个你都在乎,而我们也非常理解你的难处。我们中间有一个人最后会和你在一起,这我们都知道。曾几何时,我也愿意站在一边不加干涉,让你自己来选择,但是现在我再也做不到了!”说着他紧紧地抓住了她的手臂,“我不会让你再跟已经疯了的玛法里奥在一起了!我再说一次,只有永恒之井才是能够拯救我们的唯一的力量之源!我会的法术甚至连月亮女神的女祭司们也不会!和我在一起吧,我能够好好保护你的!而且,我还可以教你那些在神殿中永远不可能学到的东西,永恒之井给予你力量,而我可以让你领悟这种力量的精髓!我们两个人在一起,可以比所有月亮守卫加起来还要强大,因为我们的灵魂与肉体都会合二为一的!我们会——”

  “伊利丹!”她突然厉声道,“请你自重!”

  他一下子放开了她的手臂,好像被什么东西刺伤了心灵:“泰兰德——”

  “你该为刚才说你哥哥的那些话而感到惭愧,伊利丹!你下的结论根本就没有事实根据!玛法里奥为了救大家什么事都做了,他选择的这条路,是非常可行的!他也许是我们之中唯一能够逃过劫难的人,伊利丹!永恒之井已经不再纯洁!恶魔们和你一样从里面汲取能量。这说明什么?”

  “你别开玩笑了!居然把我和那些恶魔比?”

  “玛法里奥会——”

  “玛法里奥!”他怒吼着,脸色越来越可怕,“我现在终于知道了!我是那么一个蠢人!在你眼里原来我只是小丑一个!”他单拳紧握,拳头周围聚集着一圈原始能量的光环。“泰兰德,虽然你并没有说过什么,但我知道你已经选好人了。”


32
  恶魔之魂 六(3)     


  “我什么也没有做!”

  “玛法里奥……”伊利丹咬紧牙关,重复着这个名字,“如果我们能够活下来……你们俩就会非常幸福的……”

  他转过身子,朝月亮卫队的驻地走去。泰兰德目送着他大步走远的身影,眼泪禁不住流了下来。

  “萨满?”身后传来一个声音。

  女祭司吓了一跳:“布洛克斯希加吗?”

  兽人表情严肃地点了点头:“萨满,他伤着你了?”

  “没——没有……只是一场误会罢了。”

  布洛克斯看着伊利丹的背影渐行渐远,一声低低的咆哮从这个勇猛的战士口中传出:“那人误解了很多东西……同时也低估了更多的东西。”

  “我没事。你想要什么?”

  兽人耸了耸肩膀,答道:“什么也不要。”

  “你是看到我和伊利丹在一起,所以就回来了?”

  “我这个没用的人欠你很多,萨满……欠那个人更多。”

  泰兰德皱了皱眉,说:“我不明白。”

  布洛克斯弯了一下手指,这些手指曾经被伊利丹灼伤过:“没什么,萨满,没什么。”

  “感谢你过来帮我,布洛克斯希加。我会没事的……我觉得玛法里奥也会没事的。”

  兽人咕哝着说:“小人也希望如此。”而他的眼睛却始终紧紧地盯着伊利丹。

  罗宁停住脚步,看着正在交谈的女祭司和兽人。他非常清楚布洛克斯为什么刚才突然跑回来和泰兰德说话。伊利丹对她的感情已近乎痴迷,他并不怎么担心哥哥的生死,而且——在罗宁看来——他一直利用玛法里奥不在的机会,进一步发展自己与泰兰德的关系。

  不过这三个暗夜精灵之间的三角关系并不是罗宁想关心的,他对刚刚听说的森林里的那场激战更感兴趣。克拉苏斯和德鲁伊都安然无恙,这一点他感到非常欣慰。然而,这场战斗的胜利却在无意间让罗宁紧张起来,这是他来到上古后,头一次有如此不安的感觉。

  他们的对手是犬王哈卡。罗宁一想到这个名字就毛骨悚然,因为这个恶心的家伙一挥鞭子就可以召唤出无数地狱兽,它们是法师们的噩梦。在燃烧军团第二次入侵时,有多少达拉然的法师惨死在他的这些宠物手下啊!

  是的,罗宁有一万个理由害怕听到犬王的名字,但更让他害怕的还有另一件事。

  他为哈卡在此时此地的死亡担心起来,这儿可是上古啊。

  在罗宁身处的未来,犬王也确实死了。不过在与暗夜精灵的战争后,他应该是活着的。但在这里他却没有活下来。这一次,他已经被杀死了——这意味着,未来的一切事物都会因此发生变化。这意味着,虽然一个极具实力的恶魔死了,但第一次抗击燃烧军团的战争却很可能会输掉。角鹰兽在空中翱翔,一下下有力地拍打着它们巨大的双翼,无数风景被抛在了后头。它们是除了龙以外飞得最快的生物,是为飞翔而生的。两头角鹰兽一路上你追我赶,越过山峦,飞过河流,掠过森林,克拉苏斯能够感受到它们的兴奋之情。

  克拉苏斯生来就是属于天空的,他仰起头,迎着风,努力去品味那些因变身成魔法师而无法体会到的龙的感觉。他微笑着,不知不觉地回想起了第一次和阿莱克斯塔萨一起飞行的时光,那天他刚刚成为她的配偶,他们也终于开始了首次交配前的仪式。

  在那个仪式中,克拉苏斯——或者说克莱奥斯特拉兹,这是他那个本初形态的名字——绕着那条比他体形更大的母龙不停地转悠,向她展示着自己的力量与敏捷。而她,也在龙族疆域的上空来回盘旋,保持着不快不慢的速度。她的配偶需要在各个方面都表现出他的强大,但同时,还必须有足够的体力来保证仪式结束后交配的顺利进行。

  克莱奥斯特拉兹展现出了各种各样的飞行才能,以吸引他的伴侣。有时仰面飞行;有时飞快地从两座紧挨的山峰中穿过;他甚至任由自己的身子往最尖的一座山峰上坠落,又在离尖顶只有几码高的地方突然闪到一旁。他常常不计后果,但这只是游戏的一部分,也是仪式的一部分。

  “我的阿莱克斯塔萨……”克拉苏斯在风中喃喃自语,这段记忆也渐渐从他脑海中消失。他的眼睛有些湿润了,也许是眼泪,又也许是空中的潮气。不管怎么样,一阵风很快就吹干了它,他仍旧集中精力,关注着前方的旅程。

  地面上开始出现更多的岩石,更多的小山,他们差不多已经飞完了一半的路程。克拉苏斯心下甚喜,却又有点急躁。情况十分反常,他已经猜到了是什么原因。

  耐萨里奥,大地守卫。

  在克拉苏斯生活的时代里,他是一头被叫做死亡之翼的野兽。


33
  恶魔之魂 六(4)     


  虽然在时空倒转中克拉苏斯失去了很大一部分记忆,但他是决不会忘记这头黑色野兽的。未来时空里的死亡之翼有着邪恶的本性,他一心想摧毁这个世界,好让自己能乘乱成为它的最高主宰。耐萨里奥确实已经疯了,而克拉苏斯也深受其苦。在他上一次回到家乡的时候——是他年轻的自我克莱奥斯特拉兹带他去的——就反对过大地守卫的疯狂计划。黑色巨龙害怕魔法师会告诉其他龙他即将背叛他们的图谋——事实上这是一个非常合理的假设——便对克拉苏斯施放了一种诡异的魔法,使他无法对任何人说起有关死亡之翼的事情。如今,由于魔法的作用,其他龙中的大多数都以为克拉苏斯自己正处于半疯癫状态。

  龙族那边出奇平静,年轻的克莱奥斯特拉兹就曾注意到这一点,现在克拉苏斯也觉察到了,这只能说明耐萨里奥的计划正在一步步实施。这其中究竟有什么样的阴谋,克拉苏斯怎么也想不起来,对于这个关键点的记忆偏偏遗失了,他因此非常痛苦。有一件事是克拉苏斯想要在过去的时空改变而不怕影响到未来的,那就是大地守卫的背叛。正是因为这件事,龙族才一蹶不振的。

  克拉苏斯突然听到玛法里奥在叫他的名字。他摇了摇头,看着德鲁伊。

  “克拉苏斯!你病了吧?”

  “是一种永远都治不好的病。”这位年长的魔法师答道。他皱了下眉头,暗暗为自己的大意而自责。他用了几个世纪的时间来学习喜怒哀乐不形于色的本领,然而当他回到这个动荡的时代后,这种本领却不复存在了。在控制情绪方面,现在的克拉苏斯比罗宁,甚至兽人布洛克斯都好不了多少。

  德鲁伊不明白他的意思,但还是点了点头,然后转过脸去。克拉苏斯却还在默默自责,他必须控制住内心的情感,要想阻止世界陷入混乱,自己不能先乱。

  玛法里奥并不知道杀死哈卡意味着什么,他又怎么会知道呢?犬王的确被杀死了,但他不知道那应该是未来的事情。罗宁听说哈卡的死讯后一定能明白事态的严重性。这场战斗的影响难以预计,现在克拉苏斯也不知道未来会变成什么样子。

  如果还有未来的话。

  飞行仍在继续着。途中两头角鹰兽曾经因口渴难耐降落在一条小河边喝水,两人也顺便喝了几口。他们一起吃了点干粮后便又登上坐骑,继续往前飞。克拉苏斯心想,下一次着陆的时候就是在自己的家乡了吧。

  地面上已是峰峦叠嶂,巨大的山峰直冲云霄。远处,有两只大黑鸟正从他们对面飞来。克拉苏斯开始紧张起来,很快他就能到家了。

  魔法师现在只希望他将看到的一切都是完好如初的。

  玛法里奥的角鹰兽突然大叫起来,魔法师过了很久才发现那两只鸟仍旧在朝他们径直飞来……而且它们的体形远远超出了他最初的估算。

  事实上,鸟类绝不会有这么大的体形。

  他将身子往前倾着,眯起了眼睛细看。

  是两头龙——两头黑龙。

  克拉苏斯让他的角鹰兽飞向一边,同时冲着玛法里奥喊道:“到山脉的南边去!快!”

  德鲁伊也意识到了情况的危急,便按照他说的做了。两头角鹰兽改变了飞行线路,而那两头黑龙却并没有追来。虽然他们拥有敏锐的双眼,但却没有注意到这些小型生物。

  克拉苏斯知道事态随时可能改变,他催促角鹰兽以最快的速度飞行。这两头黑龙出现在这里可能只是巧合,不过魔法师觉得也可能另有原因。他太了解耐萨里奥膨胀的野心了,这两头黑龙更有可能是他派遣的守卫,用来监视进入龙族领地的外人。具有讽刺意味的是,耐萨里奥这些疑神疑鬼的疯狂举动却是正确的。

  角鹰兽以惊人的速度向下俯冲,飞向那些比较低矮的山脉。只要到了那里,克拉苏斯就可以松一口气了;两头黑龙一定会一无所知地与他们擦肩而过的。

  然而,就在他们将要顺利逃脱时,其中一头黑龙发现了他们。他咆哮了起来,另一条黑龙也扭动着粗大的脖子四下张望着,想看看同伴发现了什么。当他看到了这两位角鹰兽骑士时,也跟着怒吼起来。

  这两头拥有无与伦比飞行天才的黑龙斜着身体,开始追击猎物。

  “我们该怎么办?”玛法里奥高声问。

  “往低处飞!我们贴着群山表面飞,就比他们更有优势了!他们要么跟上来,要么就选择放弃,不过他们可不想让主人失望的!”

  在魔咒的束缚之下,克拉苏斯对玛法里奥只能说这么多了。他要感谢守护巨龙,因为德鲁伊并没有在一些愚蠢的问题上与他纠缠不清。比如说,他们原本是来这里找龙族的,但为什么现在看到了龙却要逃跑。玛法里奥坚信克拉苏斯对于当前情况所作的判断是正确的,如果他说要逃跑,那么他们就该逃跑。


34
  恶魔之魂 六(5)   


  两头黑龙中较大的一头——也是较年长的一头——开始加快速度,超过了他的同伴。与此同时,他又大吼了一声,血盆大口中喷出一团乍一看像火柱的东西。

  火柱一直喷到离魔法师仅几码远的地方,他的角鹰兽大声地叫了起来,两个逃亡者四周的空气也由此上升了几度。火焰开始下落,显示出了本来面目:原来只是一股岩浆,这是黑龙部落天生具有的一种气态魔法。

  黑龙还没来得及再一次喷出火柱,两头角鹰兽就已经冲进山群中。黑龙们紧随其后,为了不撞上那些坚硬的山峰,他们需要不时地上下升降、左右躲闪。

  克拉苏斯一脸愁容。他十分清楚他的族类多么擅长在山间操控自己的动作。一条龙一旦能飞就会玩这种在群山中飞行的游戏。他担心甚至在这里他们都无法逃脱,但他们必须尽力而为。

  此刻他再一次想起了那些飞行游戏,顿时信心百倍。

  他朝玛法里奥示意了一下,做了几个手势来解释他的计划,最后还指了指东北方向的一座山峰。所幸德鲁伊很快就领会了他的意思。从玛法里奥的表情来看,他还是有点顾虑,不过他和克拉苏斯都很清楚这是唯一的逃生机会了。眼前有两头龙,而不是一头,即使是经过最严格训练的法师,想靠法术同时抵挡他们的合攻,也是十分困难的。

  当他们飞到了东北方向的山峰时,玛法里奥突然疾转,往右飞去,克拉苏斯则往左。魔法师转过头,看到了两头龙也这么分开了,其中大的一头紧随其后。

  “阿莱克斯塔萨,请指引我……这次一定要成功……”他默默地念着。

  克拉苏斯现在看不到玛法里奥和那头追赶后者的龙了,这是预料中的。他不再关心德鲁伊那边的情况。他的计划可以用两种方式实现,无论是哪一种,他都必须不让那头追他的黑龙赶上自己。

  事实证明,要做到这点也不容易。那头大黑龙的飞行技术非常纯熟,在狭窄的空间里时而旋转,时而侧身,紧咬着克拉苏斯。角鹰兽很擅长飞行,但它扇动翅膀的速度必须加快许多,才能保持与身后的巨兽大致相同的速度。但即使它使出了浑身解数,黑龙还是在一寸一寸地慢慢逼近。

  黑龙大吼一声,克拉苏斯立即意识到又一股岩浆将朝他这边喷来,他太了解黑龙的伎俩了,此时也就是这一点使他不致罹难。然而,他的长袍上还是溅到了一些液体,有些地方正冒着烟,他的坐骑也痛苦地扭曲着身体,原来是一条后腿沾上了一些小液滴。

  克拉苏斯控制着坐骑朝一座山旁的一块鸟嘴形突起下穿过,然后突然上升,从一个可以辨认出是两座山峰的裂缝中钻过。而黑龙这边虽然在高速飞行,却从没有撞上任何东西。

  很快,克拉苏斯指给玛法里奥的那座山就出现了,并且越来越近。魔法师虽然身处险境,但还是往南面看了看,玛法里奥应该在那里出现的。然而,那边却没有一点动静。他还是按照原计划行事,心中默祝一切顺利。

  黑龙又一次咆哮起来,克拉苏斯身旁扬起一簇巨大的火焰。魔法师诧异地皱着眉头,这条黑龙似乎突然变得失去准星了。

  他右前方某座山的半山腰突然爆裂,无数碎石块向他飞来,这时他才明白自己中计了。

  他让角鹰兽立刻停下,并往一旁闪躲。但即使这样,他们还是被一阵风暴般的土块和岩石击中了。一块跟克拉苏斯头部一般大小的石头砸中了角鹰兽的腰窝,它一阵尖叫,差点把主人甩下来,要了他的命。幸好克拉苏斯死死地抓住了坐骑,才没有落下去。

  一阵恶臭冲着克拉苏斯和他的坐骑扑面而来,黑龙就在身后。克拉苏斯举起一只手,使出了一个可以最快施放的魔法。

  黑龙面前突然强光乱射、火星闪耀。其实这个魔法的威力相对较弱,但却震住了黑龙,而且让他短时间内看不见东西。巨兽扭动着身体,愤怒地大喊大叫,一只翅膀撞在了山上,击落碎石无数。

  克拉苏斯的这一手为他争取了几秒钟的时间,不过也仅此而已了。他希望德鲁伊也能赶在另一头黑龙的前面,不过他也了解自己同胞的那种执着的蛮劲:如果玛法里奥还活着的话,他也不可能比克拉苏斯领先黑龙多少。

  此刻,克拉苏斯选定与德鲁伊碰面的那座山已经近在眼前了,魔法师瞥见了远处的玛法里奥。他的角鹰兽正处于疯狂状态,德鲁伊自己则把头埋在了它脖子里,身后另一头黑龙在紧紧追赶。

  克拉苏斯立即让自己的坐骑往他那边飞去,想比他先到以保证他们不会撞上。他座下的角鹰兽用叫声通知它的同伴与玛法里奥,德鲁伊抬起了头,这是表明他已看到了同伴。

  他们在山的南面相遇了,克拉苏斯指挥坐骑绕着山转圈,玛法里奥也从对面与他擦肩而过。不一会儿,体形较大的那头黑龙也跟了上来,完全忽视玛法里奥的存在,而他的同伴也在继续追赶德鲁伊。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七日淘商城公众号               七日淘商城小程序               魔兽争霸社区公众号


抵制不良游戏,拒绝盗版游戏。 注意自我保护,谨防受骗上当。 适度游戏益脑,沉迷游戏伤身。 合理安排时间,享受健康生活。 适龄提示:适合18岁以上使用。

免责声明:本站所有资源均收集自互联网,没有提供游戏软件资源存储,也未参与制作、上传。若本站收录的资源涉及您的版权或知识产权或其他利益,请附上版权证明邮件告知,我们会尽快确认后作出删除等处理措施。

Copyright © 2019 [魔兽争霸社区]理员邮箱:shequ@qiritao.onaliyun.com
© 2019 七日淘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