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兽争霸社区_七日淘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查看: 110|回复: 0

[魔兽世界:上古之战三部曲] 《恶魔之魂》第十部分

[复制链接]

55

主题

56

帖子

400

积分

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400

国庆70周年纪念勋章巫妖王希尔瓦娜斯伊利丹·怒风

QQ
发表于 2019-9-29 06:17:2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


60
  恶魔之魂 十(4)     


  事实证明离开龙山并不困难,这让他大大地松了一口气。大多数龙如今都在静坐待发,等命令一到就起飞。还有少数既是守护巨龙的配偶,又有一定的领导权,就像他和泰兰纳斯特里萨,如果守护巨龙需要他们,他们就必须在左右待命。

  而躲避远处的岗哨就有点麻烦了。第一个哨兵——和他同属红龙部落——他摸透了哨兵的性格特点,成功地躲开了。霍拉卡斯特拉兹是一条年轻的目光敏锐的雄龙,但他有分心的毛病。当克莱奥斯特拉兹接近他时,这个百无聊赖的哨兵开始用自己的尾巴把巨大的岩石拍向空中,然后看着它垂直落到下方的地面上。他又击起另一块石头,克莱奥斯特拉兹乘机升到高空,然后从他头上飞过,由于他身在高处,因此并未让霍拉卡斯特拉兹发现气流的改变。

  克莱奥斯特拉兹用各种方法悄无声息地通过了其他岗哨。当他往那道屏障飞去时,已经做好了受阻的准备。之后他便一头撞在那堵看不见的墙上,就好像从蜜糖中推身而过一般。他奋力拍打着翅膀,终于突破到了另一边,而身体也由于惯性又向前滑翔了数英里才重新得到控制。

  克莱奥斯特拉兹在一个矮山头上停下后,立刻在脑海中想象克拉苏斯的样子。此外,他还用一只爪子碰了碰后者与他交换的那块鳞。现在看来这东西作用确实不小。为什么这次交换会带给他们俩这么大的帮助呢?他这样想着。这两块鳞片让同一个人的两个躯体都变得更完整了。他仍然感到疼痛与疲累,但跟交换鳞片之前已经大不相同了。

  克莱奥斯特拉兹集中起自己所有的注意力,开始找寻克拉苏斯的气息。他俩之间具有某种联系,某种只有属于同一自我的两个人之间才有的联系。他觉得克拉苏斯并不在附近,因为如果魔法师在的话,感觉会让他继续找下去直到找到为止的。克拉苏斯肯定不会躲起来,因此他一定是不得已才离开的。

  克莱奥斯特拉兹不再去猜想克拉苏斯被迫放弃这道屏障离开这里的原因,而是将自己的意识延伸出去。只有龙的意识才能覆盖这片广大的区域,克莱奥斯特拉兹现在正是这样做的,他的意识搜遍了无数地方,寻找着自己的另一个存在。

  不过很快他便开始没有信心了,因为他还是没有找到魔法师的位置。难道克拉苏斯已经惨遭不测了?想到这点,克莱奥斯特拉兹就不禁浑身打颤,没有人会愿意去探究自己的最终命运的。

  克莱奥斯特拉兹突然间精神一振,他感觉到了克拉苏斯那熟悉的气息。具体方位目前还不清楚,不过他至少知道应该往哪个方向飞了。

  他立刻腾空而起,拼命扇着翅膀。对他来说,越早找到克拉苏斯,就能越快重新获得安全感。

  他一心只想着克拉苏斯,周围的一切都不管了。他拍打着巨大的双翼飞过长长一段路,但还是觉得速度太慢。

  克莱奥斯特拉兹太兴奋了,直到一对爪子抓伤了他的背脊,他才觉察出自己受到了攻击。

  他一声惊吼,在空中打了几个翻滚,这让那个搞偷袭的家伙也吃惊不小,接着一张黑龙的丑脸映入他的眼帘。

  “停下!”红龙大叫,“以伟大的守护巨龙的名义,我命令你——”

  作为回答,黑龙张开了嘴。

  克莱奥斯特拉兹不再拍打翅膀,他巨大的身躯立刻像石头一样掉了下去,只有这样才能躲过那道可怕的火柱。灼热的火焰从脸旁擦过,烫得他流出了眼泪。

  克莱奥斯特拉兹感到刚才被黑龙抓开的鳞片那里一阵剧痛,虽然他的体形比敌人要大一点,但克拉苏斯的离去让他一直感到身体有些虚,于是双方便势均力敌了。

  “放了我吧!”他还想讲道理,“我俩之间没必要分个你死我活吧!”

  “不许你来捣乱!”黑龙瞪大眼睛回道,他显然是疯了。

  克莱奥斯特拉兹没听懂这话的意思,却对克拉苏斯越发担心起来,他是不是已经出事了?

  黑龙从克莱奥斯特拉兹的头顶上攻来,使他不得不继续往下方移动。克莱奥斯特拉兹将计就计,打算拖到最后一刻再从黑龙下方脱身而去。

  然而,当他快要碰到山顶时,却发现自己被愚弄了。

  那头黑龙突然放开了他,与此同时,另一头黑龙从附近的一座山峰后面鱼贯而出,与他撞了个满怀,致使他俩都昏头昏脑地失去了控制,朝着下方高低起伏的地面飞速坠落。

  “这样我们会同归于尽的!”克莱奥斯特拉兹大叫道。

  “为了主人的荣耀!”

  遽急的气流迫使黑龙的双翼直往后靠,这时克莱奥斯特拉兹才发现敌人的一只翅膀已经折断、开裂。这条黑龙再也不能正常地飞行了:原来他一上来就计划好了要与红龙同归于尽。


61
  恶魔之魂 十(5)     


  不过克莱奥斯特拉兹可不希望就这么死了。他使劲地扇着翅膀,用副翼调整他们下落的方向,这一点是残废的黑龙根本无法做到的。突然间,红黑二龙对调了位置,原本在上方的黑龙现在换到了下方。

  残废的黑龙大吼一声,试图将他们的位置再次翻转过来;而头顶上方也响起了吼声,克莱奥斯特拉兹知道另一头黑龙已经了解局势,这是他在回应同伴。

  红龙一边抓着敌人,四肢一起用力将其稍稍拉起,一边计算着落地的时间。他观察着周围凹凸不平的地势,特别注意到了群山之中的那些尖利的小山头。

  就在他们快要落地的一刹那,克莱奥斯特拉兹伸开四肢,将敌人摁了下去;而自己则拼命鼓动起双翼,让庞大的身躯慢慢上升。

  残废的黑龙撞上了山头,顿时哀嚎声响彻云霄,久久回荡于整个山区。骨头全断的他如风中的残叶一般四处乱飘,不一会就落了地,近旁溅满了他的鲜血。

  这头重伤的巨兽就这样呼出了最后一口气……然后脑袋往边上一歪,舌头伸了出来。

  当克莱奥斯特拉兹拼命让自己不致落地时,另一条黑龙向他攻来,差点就得逞了,可黑龙的爪子还是划伤了红龙的背脊,他痛得叫出声来。经过先前那番恶斗,克莱奥斯特拉兹已经疲惫不堪了。他在那里虚弱地喘着气,连让自己停在空中都要费很大的劲。他和阿莱克斯塔萨都没想到,耐萨里奥治下的黑龙会背叛他们。

  “你一定要死!”黑龙狂吼道,好像觉得克莱奥斯特拉兹会明白他的意思一样。

  红龙再次躲过了致命的一爪,然而敌人逼得更紧了。黑龙不仅速度快,而且发疯似地一心想讨好大地守卫。如果能达到目的,他似乎也想像他的同伴一样准备牺牲自己了。

  然而他们到底要达到什么目的呢?为什么看到一头龙离开,他们就要如此穷凶极恶呢?为什么耐萨里奥会让他们为自己效死命,以阻止他离去呢?

  无论如何,克莱奥斯特拉兹已经没时间多想了。一根火柱击中了他的胸膛,他感觉身体已经失控,在空中乱转起来。

  黑龙的利爪抓到了他的胸部,口中散发出的恶臭也让他几乎窒息。

  “我要你的命!”疯狂的黑龙叫道。他还想喷火,距离这么近,如果击中的话,红龙就必死无疑了。

  克莱奥斯特拉兹绝望地伸长脑袋,巨大的双颚紧紧地钳住了黑龙的脖子,他使劲夹着,阻断了火柱喷出的通路。

  黑龙想喷火不得,便死命地摇晃起身体。他的爪子发疯似地猛抓克莱奥斯特拉兹,后者脸上身上已是血痕累累。

  黑龙的身体彻底炸开了。

  他炸烂的尸体中那滚烫的脓液泼溅在克莱奥斯特拉兹身上,红龙惨叫着松开了咬着脖子的双颚。他中了太多的脓液,一时间全身无力,跟着死去的敌人一道掉了下去。

  他不知道自己的死会对克拉苏斯造成怎样的影响,想着想着,他晕了过去。


62
  恶魔之魂 十一(1)     


  阿克蒙德注视着自己的部队:恶魔们受制于罗宁的法术,又抵挡不住迎面而来的暗夜精灵,正在节节败退。这个恶魔指挥官眼前到处都是敌军灰绿色的铠甲,精灵们俨然一副赢家的姿态,用震天的喊声迎接着即将到来的胜利。

  欺骗这些家伙真是太容易了。他自忖,他们现在还以为自己会取胜呢!

  阿克蒙德一边想着这些,一边转过身,悠然而又自信地跟上了他溃退的喽罗们。“呃——!”

  克拉苏斯的声音惊动了玛法里奥。片刻之后,玛法里奥感觉到魔法师抓着他的手快要松开了。德鲁伊朝下看了看,发现他俩正处于极高的空中,即使有神奇的羽毛护身,他也是无法安全着陆的。

  玛法里奥尽己所能抓住克拉苏斯的臂膀,大声询问:“怎么了?”

  “我不——我觉得跳动的心脏要从胸膛里被撕扯出来一样!我——我必须赶快着陆!”

  德鲁伊飞快地扫视了周围区域:下面是森林和草原,所幸草地更多。他留意到有块地方看上去比其他的要柔软些,就指着那里说:“你还能飞到那里吗?”

  “我——试——试——吧!”

  但克拉苏斯却控制不住自己的飞行路线了,刚才玛法里奥选择的那块地方已经消失在了右面,而他们正朝一片灌木丛飞去。这些灌木丛虽然能阻止他们下落,但同时也可能撞破他们的脖子与头颅。

  克拉苏斯嘴里费力地嘟哝着,同时又往高处飞了一点,终于远远避开了树丛,迎接他们的又是开阔的平原了。他们开始下降,一开始速度还很慢,过了一会儿却突然飞快地冲了下去,对于德鲁伊来说,这种速度实在太吓人了。

  “我觉得——我觉得你必须做好自我保护的准备,玛法——”

  突然,魔法师放开了他。

  几秒钟过去了,这几钞钟是如此珍贵,玛法里奥这才意识到自己应该怎么做。他将自己的意识延伸出去,与下面的草地融合在一起……

  那片草地很快便长高长密了。草叶一束束地紧密排列,形成了一块巨大的垫子。当暗夜精灵在那上面着陆时,小草微微下凹,然后又恢复了原状。虽然玛法里奥体内的每根骨头都在颤抖,但他终究还是安然无恙地活了下来。

  他摸了摸自己的肩膀,发现阿维娅娜送给他的礼物不见了。尽管如此,玛法里奥还是庆幸自己反应迅速,终于逃过了一劫。

  克拉苏斯在数码外拍打着翅膀,动作就像一只被弓手射中要害的老鹰。还没等玛法里奥反应过来去救他,他便已经落到远处高高的草丛里去了。

  就在落地撞击的一刹那,克拉苏斯的翅膀有如风中之尘一般消失了。他无力的身躯向前栽倒,消失在德鲁伊的视野之中。

  “克拉苏斯大师!克拉苏斯!”玛法里奥硬是站起身来,挣扎着穿过旷野赶往他最后一次看见他同伴的地方。

  然而,眼前却没有一丝克拉苏斯的痕迹。他凝视着草地,觉得自己并没有走错方向。

  这时,从南面某处传来一声短促的呻吟。玛法里奥拨开身旁的杂草,搜寻起那声音的来源。

  又过了片刻,玛法里奥看到了躺在地上一动不动的克拉苏斯,面对此情此景,德鲁伊的眼中充满了不安。

  玛法里奥跪在魔法师身旁,仔细地检查他是否受了外伤。在确认没有受伤的迹象后,他开始慢慢翻转他的躯体。就在此时,他注意到有东西正从他身上滑落。

  那是克拉苏斯的羽毛,干枯而呈棕黄色。德鲁伊用一根手指碰了碰它,羽毛一下子就碎了,消逝在尘土与杂草之中,只有他还在那里直喘气。

  克拉苏斯又轻轻地叫唤了一声。玛法里奥调整了他的卧姿,让他可以舒服地仰面躺着,随后又检查了一下他是否骨折。然而,虽然相比玛法里奥而言,克拉苏斯落地时的撞击要厉害得多,但他似乎并没有受伤。不过克拉苏斯在飞行时身体就已经感到不适,目前这种状况显然是受了那种病症的影响。

  脸色苍白的魔法师颤微微地睁开了双眼:“我……我好累……现在好想睡……”

  “小心点,克拉苏斯。你现在还不能动。”

  “我很快就再也不能动了……玛法里奥,我……我想我要死了。”

  “你说什么?怎么会呢?你怎么了?”

  “不是我……是另一个。我同克莱奥斯特拉兹是相互影响的……我想……我想他是遭到攻击了。他……快要死了,而且……如果他死了,我也没有希望了。”

  玛法里奥再次检查了克拉苏斯的身体,希望能找出他可以帮忙的事情:“难道就没有希望了吗?”

  “或许你可以……可以救他……但他在离这里很远的地方,而且……由于他是一头龙……会有很多困……困难。我——”
63
  恶魔之魂 十一(2)     


  他渐渐没有了声音。玛法里奥迅速地思索着,但脑子里却是一片空白。要不是真正的伤者远在他方,他就可以用所有塞纳留斯教他的技能来救人了。

  但不久,他便发现了——被魔法师那件起皱的长袍半掩着的——鳞片。“克拉苏斯。这片——”

  “我先前认为……这……这东西可以救我们。他身体的一部分……与我身体的一部……部分交换。它确实……确实一度起过作用。”

  “这是他的鳞片。”玛法里奥自语道,“他的鳞片。”

  这是一个冒险的、很难成功的计划——但却是他仅有的办法。他用手指在鳞片上摸了一下,惊异于它的质地,也感受到了里面蕴藏着的能量。德鲁伊知识渊博,涉及不同领域,有些东西塞纳留斯并没有教他如何融会贯通,而现在他自己将这些不同的知识综合起来,酝酿出了一个救人方案。当然……某些基础技能是肯定是要用的……

  “我有主意了,克拉苏斯。”

  克拉苏斯没有回答,他的眼睛又一次闭了起来。刚开始玛法里奥还害怕他已死了,而当他俯下身子,听到克拉苏斯那微弱但依旧稳定的呼吸时,他绷紧的神经才稍稍放松了些。

  他不能再犹豫了,克拉苏斯剩下的时间不多了。

  德鲁伊把两只手平放在鳞片上,开始向周围的自然敞开心扉。草儿似乎感受到了他,回应着他的呼唤。大风搅乱了他的头发,大地震颤着苏醒了,它们对他的召唤都很感兴趣。

  但在向它们提出具体要求之前,玛法里奥还需要试一下自己是否真能联系上那头名叫克莱奥斯特拉兹的龙。他闭起眼睛,让自己的意识流入鳞片中。这原是克莱奥斯特拉兹的鳞片,德鲁伊想通过它来找寻红龙。

  一开始玛法里奥的思路有些混乱。克拉苏斯和克莱奥斯特拉兹之间的特殊关系让他总是把前者误认为后者。终于,他察觉到了这种错误,便将自己的意识转向红龙,希望在克莱奥斯特拉兹和鳞片之间还存在一点细微的联系。

  使他惊讶的是,这步工作相当容易。很快,他的感官便带领他穿过大地,来到很远之外的一个更荒芜的山区。眼前看见的一幕幕景象都使他想起了先前的种种:为了联络躲在屏障后面的龙族,他什么都尝试过了。不过这次他并不需要将意识延伸到那么远的地方,另外值得庆幸的是,他也不必再利用翡翠梦境了。

  这时,玛法里奥突然感到心头一空,差点要昏过去了:这是一种可怕的感觉。他怕自己弄得不巧会跟克拉苏斯和克莱奥斯特拉兹一道体验死亡,便定了定神,让感官不再受到外界干扰,随后他发现自己已经感知到了那条垂死红龙的气息。

  红龙曾经历过一场战斗,一场惊心动魄的战斗。玛法里奥一开始还以为是燃烧军团袭击了他,后来他从红龙业已混乱的头脑中得知:敌人是另一种龙——黑龙。

  玛法里奥回忆起自己和克拉苏斯曾被两头恶龙追杀,便想到了是什么样的怪物攻击了克莱奥斯特拉兹。他觉得那几头黑龙应该已经死了,而克莱奥斯特拉兹居然能够活到现在,这简直是个奇迹!他确实是一头强悍而伟大的龙……

  不!他已经把克莱奥斯特拉兹当成死了的了。红龙死了,那克拉苏斯也完了。如果还想救他们的话,他便不能再这样瞎想了。

  在塞纳留斯正式为他上的第一堂课上,半神讲到了林中生物的健康状况,以及为它们疗伤的方法。以前,玛法里奥曾经挽救过狐狸、兔子、鸟等许多动物的生命。现在,他可以学以致用了,只需再加大些力度而已。

  抑或,那只是德鲁伊的一厢情愿。

  玛法里奥开始召唤他周围的自然。他需要它们牺牲自己:只有生命才能换回生命。大地、植物,它们拥有任何动物都不具备的再生能力。然而,玛法里奥这次提的要求是比较高的,因为他要救的是一头龙。如果这些请求被拒绝,他也不会责怪它们。

  玛法里奥将意识延伸到小草、树木,以及其他任何能够帮他的东西上面,设法向它们传达拯救克莱奥斯特拉兹——以及克拉苏斯——的重要性。他从脑海深处感觉到红龙的活力正在慢慢衰弱。快没有时间了。

  令玛法里奥欣慰的是,他的努力终于有了结果:大地奉献出了自己一份力。生命的能量注入了他体内,让他兴奋得忘乎所以,几乎忘记了自己寻求帮助的目的。终于,他又回过神来,把指尖放在鳞片上,将那股能量送了进去。

  克拉苏斯的身体颤抖了一下,然后就不动了。通过意识上的联结,玛法里奥感觉到生命的能量正涌入红龙体内。他拼命维持着与克莱奥斯特拉兹的精神链接,他的心猛烈地跳动着,大滴的汗珠顺着脸颊淌下来。


64
  恶魔之魂 十一(3)   


  克莱奥斯特拉兹体内已经注入了非常多的能量,可玛法里奥却还是感受不到他有任何好转。红龙继续在生死线上徘徊。德鲁伊咬了咬牙,又吸收了更多的自然力,并用他所能达到的最快速度传送到垂死的红龙那里。

  终于,他觉察出了一些细微的变化。克莱奥斯特拉兹的灵魂从死亡深渊中被拉回来了,他不再命悬一线了。

  “请……”玛法里奥硬撑着身子,气喘吁吁地说,“再给一些……”

  他的愿望实现了。周围的大地满足了他的要求,因为它们明白:眼下时局纷乱,这两头龙的生死不仅仅是他们自己的事,还牵涉世上芸芸众生的存亡。

  情况正一点一点地往好的方面发展。克莱奥斯特拉兹的气息正逐渐变强,他又恢复了知觉,并且对眼前的奇迹吃惊不已,这是德鲁伊能清晰地感觉到的。

  克拉苏斯的身体又颤了一下,随后他叫唤了一声,慢慢地睁开了眼睛。

  玛法里奥意识到此刻自己可以收工了。他把指尖从鳞片上移开,向后斜着身子,大口大口地喘着粗气。

  直到这时他才发现周围几码内的草地都变成了黑色。

  它们的生命能量从卷须处源源不断地流出,如今已经耗竭。环顾四周,玛法里奥发现他所能见的地方都变得枯黑一片,远处两棵树静静地伫立着,叶子全落光了。

  看到自己所做的一切,德鲁伊不禁直打冷战。直到感觉出地底下那种生命的悸动后,他的心才平静下来。草根仍然活着,在大地的帮助下,很快它们便会重新长出结实的茎秆的。树木也没有死去,时机一到,它们还会长出新叶。

  玛法里奥长叹一声,终于松了一口气。曾经有那么一瞬间,他几乎万念俱灰,觉得自己的所作所为跟燃烧军团已经没什么两样了。

  “什么……你干了什么?”克拉苏斯好不容易才说出了这句话。

  “我得救你,而且也只能用这一招了。”

  魔法师摇了摇头,硬撑着身子坐了起来。“我不是指这个,玛法里奥……你对你所造成的结果难道没有一点点觉悟吗?你明不明白你这样的行为需要什么样的代价?”

  “那都是必须的。”玛法里奥解释,“向大地提出这么多要求我感到很遗憾,但它也是非常情愿出力的。”

  克拉苏斯第一次开始留意变黑了的草地。他注视着德鲁伊所做的一切,眯起了眼睛说:“玛法里奥,真是无法想象啊!”

  “这些都是我的沙恩杜教我的,我所做的只是根据实际情况稍作变通而已。”

  “但这样的结果是你未曾想到的——几乎所有的法师都不会想到。”克拉苏斯活动了几下后站了起来,在发现变黑的草地的确切范围后,他皱着眉头道:“太让我吃惊了。”

  玛法里奥仍然没明白究竟是什么使克拉苏斯对他的魔法如此不安,便问:“你能感觉到克莱奥斯特拉兹的气息吗?他还好吗?”

  克拉苏斯开始聚气凝神。“我和他的精神链接已经减弱到你施法之前的程度,不过现在我还是可以感觉到他的存在。他……很好……但他的大脑有些混乱。他回忆起了一些战斗的场景,还想来找我,但有很多事情他记不起来了。”不知怎么地,克拉苏斯讲到此处突然间很奇怪地笑了起来,“现在的我们,他和我,比以前任何时候都更像了。真是天意弄人啊。”

  “我们等他吗?”

  “等。我想他来找我肯定有某种原因,但我们等他却不是为了这个。据我所知,他很可能想带我回到阿莱克斯塔萨身边,但现在已经来不及了。我有一种不祥的感觉,我们必须马上回到部队里去。你可以说我未卜先知,也可以怪我疑心太重。无论如何,当克莱奥斯特拉兹联络上我们时,我们应该是在归途中了。”

  玛法里奥立刻想到了泰兰德——然后才是自己的弟弟。“他多久才能与我们取得联系?”

  “他是一头龙……如今已经恢复健康了。”克拉苏斯一边说,一边满意地微微一笑,“不会很久的,如果我知道他……”泰兰德在艾露恩的修女团里显得很特别。她有两个影子,这在女祭司中是独一无二的,而且其中一个还有名字。

  这第二个影子就叫做珊蒂斯·羽月。

  泰兰德走到哪里,这个孤儿就跟到哪里。珊蒂斯用带有强烈求知欲的目光看着她的救命恩人所做的每一件事情。当泰兰德为一个受伤的暗夜精灵祈祷时,她就会一边重复着女祭司的祝语,一边模仿着她的手势。

  泰兰德在对待珊蒂斯的问题上有种矛盾情绪。珊蒂斯没有父母,无依无靠。虽然还有其他与她处境相同的人,但泰兰德还想到了别的一些事情。珊蒂斯对女祭司工作的热情说明她有资格成为见习祭司,而且神殿一向是欢迎新姐妹加入的。那么,让她回难民队去,然后就此撒手不管又会如何呢?泰兰德还是不得不把她带在身边,否则她一个人是很难活下来的。


65
  恶魔之魂 十一(4)   


  不幸的是,对于一个未曾受过训练、也没有战斗经验的女孩来说,处处都隐藏着危险。修女团的女兵们继续轮流战斗在最前线,按大祭司的命令前赴后继着。泰兰德并不希望珊蒂斯在那些杀人不眨眼的恶魔附近到处走动。然而,这个小姑娘已经吓过女祭司一回了。那次泰兰德她们为了提醒玛法里奥和克拉苏斯小心危险,便骑着夜刃豹出发了,而珊蒂斯却在她们后面跟了一路。后来,当这个孤儿无意中说出了只有战斗目击者才知道的一些事情时,泰兰德才发现事情的真相。

  “下次不许这样了!”泰兰德命令她道,“我们去作战时请留在后方!我无法一边担心你一边战斗!”

  珊蒂斯垂头丧气地点点头,但泰兰德觉得小女孩很可能还会坚持自己的做法。她只有求艾露恩保佑珊蒂斯能理解她了。

  正当泰兰德思考着解决这个难题的办法时,她看到一位掌管另一支女兵小队的女祭司向她走来。来者身材比她要高一点,年龄也比她要大一些,带着一副深沉的表情来到她跟前。

  “你好,玛琳达姐姐!什么风把你给吹来了?”

  “你好,泰兰德妹妹。”玛琳达阴着脸答道,“我从大祭司那儿来。”

  “哦?她对我们有什么新的指示吗?”

  “她……她已经死了,妹妹。”

  泰兰德似乎觉得自己的整个世界都彻彻底底地破碎了。这位敬爱的神殿之母就这样——死了?跟几乎所有的信徒一样,泰兰德是听着看着她的一言一行长大的。正是她的缘故,泰兰德才披上了见习女祭司的长袍。

  “怎么……怎么会?”

  泪水从玛琳达的双颊上淌了下来:“她坚持要对外界保密,只有她的侍从才知道这个秘密。在向苏拉玛城反攻的时候,一个恶魔切开了她的肚子。她有强大的治疗特技,本可以逃过此劫的,但却又被一头地狱兽缠上了。等大家杀死那个恶魔时,她已经不行了。大家把她送回她的营帐里,之后她就一直在那里……一小时前刚刚去世。”

  “太可怕了!”泰兰德跪倒在地,开始向月亮女神祈祷。玛琳达也和她一样,还有珊蒂斯也不由分说地模仿起她们的动作。

  当两位女祭司完成与她们的最高领导人的告别仪式之后,玛琳达站了起来,说:“还有,妹妹。”

  “还有?还有什么?”

  “她在临死前指定了她的接班人。”

  泰兰德点了点头,这是料想得到的。显然,玛琳达正是那位新任大祭司派来告知她前任大祭司归天噩耗的。

  “她是谁?”修女团中有好几个人可以胜任此职。

  “她选了你,泰兰德。”

  泰兰德几乎无法相信自己的耳朵。“她——月亮女神啊!你在开玩笑吧!”

  一旁的珊蒂斯边长声惊叫边鼓掌。泰兰德转过身来,严厉地瞪了她一眼。她马上安静了下来,但眼里仍闪烁着自豪的光芒。

  玛琳达看起来一点也不像是在开玩笑,这使泰兰德深深地不安起来。她,一个初出茅庐的女祭司,怎么能够掌管整个修女团——何况现在还是战争时期呢!

  “请原谅我这么说,玛琳达姐姐,但她……她一定是由于受伤过重,脑子变得不清楚了!她怎么会真的选择我呢?”

  “她非常清醒,妹妹。而且你应该知道,在这以前她就提起过你。高级女祭司们全都明白你就是那个人,而且她们之中没有人对这个决定提出异议。”

  “这……这不可能!我怎么可以做最高领导人?我这么没有经验的人怎么能披上那件斗篷?比我更了解神殿的人有很多很多!”

  “但没有人比你更适合代表艾露恩。我们都看到了,感受到了。已经有关于你的传说在难民和士兵中流传了。奇迹啊。那些别人都束手无策的伤员都被你治愈了——”

  这是些泰兰德从没有听说过的事情。“你说什么?”

  玛琳达开始解释起来:所有女祭司在她们原本的休息时间都无休无止地忙碌着,有太多的精灵需要帮助了,姐妹们没有一个认为见死不救是对的。然而,期望帮上忙与真正可以帮得上忙是两码事。是的,她们成功地医治了许多精灵,但更多的伤员她们是无能为力的。

  而另一方面,泰兰德却未有失败的记录:所有她尝试去救的精灵最后都痊愈了。泰兰德并没有意识到,在她救治的精灵中,有一些是经过其他女祭司治疗而不见效果的。这一切让所有的女祭司大吃一惊,而她依旧不眠不休地继续救死扶伤。

  “你本应该累趴下了,但你却还去战斗,泰兰德妹妹。”

  这位年轻的女祭司一心想着完成自己的使命,其他的事从没有考虑过。她向艾露恩祈祷,艾露恩也会回应她。她便会充满感激,然后继续上路,去救治别的伤员。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七日淘商城公众号               七日淘商城小程序               魔兽争霸社区公众号


抵制不良游戏,拒绝盗版游戏。 注意自我保护,谨防受骗上当。 适度游戏益脑,沉迷游戏伤身。 合理安排时间,享受健康生活。 适龄提示:适合18岁以上使用。

免责声明:本站所有资源均收集自互联网,没有提供游戏软件资源存储,也未参与制作、上传。若本站收录的资源涉及您的版权或知识产权或其他利益,请附上版权证明邮件告知,我们会尽快确认后作出删除等处理措施。

Copyright © 2019 [魔兽争霸社区]理员邮箱:shequ@qiritao.onaliyun.com
© 2019 七日淘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