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兽争霸社区_七日淘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查看: 108|回复: 0

[魔兽世界:上古之战三部曲] 《恶魔之魂》第十四部分

[复制链接]

55

主题

56

帖子

400

积分

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400

国庆70周年纪念勋章巫妖王希尔瓦娜斯伊利丹·怒风

QQ
发表于 2019-9-29 06:27:3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


85
  恶魔之魂 十五(4)     


  “从这儿走。”领头的女祭司说。她让坐骑走一条下坡的路,然后就奔向在他们一直绕着走的山的边缘。

  其他人紧跟在后,意识到每一秒都十分重要。但他们到达山上的时候,玛法里奥大声喊:“小心!”

  战事似乎从天而降,突然间向他们这边袭来。恶魔们插入暗夜精灵部队本已经十分薄弱的战线,逼得绝望的士兵不停后退,差点和骑士撞到一起。更糟的是,随着战线的漰溃,克拉苏斯一行人和敌人面对面了。

  领头的女祭司想躲开一个恶魔的刀刃,但太慢了。恶魔般的剑从她的肩膀和脖子上砍下去,她像石头般僵硬地跌了下来。她的坐骑立刻猛冲向恶魔,但她却已经牺牲了。

  “主人!”剩下的一个女祭司高喊,“往回撤!”她和一个恶魔守卫搏斗起来,把他从泰兰德身边挡开。

  泰兰德,这位玛法里奥自儿时起的伙伴并没有退离战场。她拼命地跑去帮助同伴,刀刃向恶魔盔甲下的身体砍去。她的英勇无畏让克拉苏斯又联想起自己的爱人。恶魔守卫垮了,精灵守军又重新布好了阵线。

  “我们要找到罗宁和拉芬克雷斯特!”克拉苏斯着急地说。

  但是虽然他们尽了全力,还是被人海推了回来。克拉苏斯施了一道魔法,让其他恶魔丢下的武器冲上去攻击在前线作战的恶魔。恶魔遭到暗夜精灵和被施了魔法的武器的围困,很多当即毙命。

  这次努力比克拉苏斯预料的还让他吃惊。虚弱的克莱奥斯特拉兹又影响到了他。克莱奥斯特拉兹用尽所有的力量去对付耐萨里奥,而他们俩之间的关联最终使他从克拉苏斯这儿汲取了力量。

  玛法里奥的魔法更为有效。他挥起一阵灰尘风暴,让燃烧军团什么都看不见。希望能打中一些目标的恶魔们顿时乱作一团。士兵们轻而易举地击毙了混乱中的恶魔。

  克拉苏斯集中精力对付靠近的入侵者,他没有注意天空;现在耐萨里奥在天上,大家没有什么理由抬头看了。

  但他听到尖叫声,还注意到阴影越来越多。最终克拉苏斯抬起头,就在这时他被砸倒了。

  两个地狱火开始攻击……一切都陷入混乱之中。

  恶魔俯冲向地面,造成毁灭性的后果。剧烈的震荡影响到每一位。一些士兵被震飞,另一些则尖叫不已,因为大块的石头和土块——那是地狱火着陆后震起的——砸到了他们。

  泰兰德的坐骑被其中的一块砸倒,将她抛到地面上。另一位女祭司去找她,但却被一剑刺穿心脏。玛法里奥也试图抓住泰兰德,但是一只地狱火从砸出的坑里站起来,和他的夜刃豹撞到一起。

  玛法里奥并没得到克拉苏斯的帮助,魔法师在鞍上处于半昏迷状态,他的头肯定是被一块大石头撞伤了。更糟的是,克拉苏斯的坐骑由于受到惊吓带着他跑走了。

  德鲁伊最后终于从他的夜刃豹上跳了下来。地狱火从他身边跑了过去,这种粗野的恶魔只对屠杀感兴趣。

  玛法里奥在一群失望的士兵组成的暴徒中厮杀。他看到了泰兰德。她一只手按着头,神智恍惚半跪在地上。她的头盔在脚边,有一块明显凹了下去。德鲁伊看到她活着万分惊喜。

  “泰兰德!”他大叫,伸出一只手给她。她呆呆地愣了好半天,然后才伸出手握住。玛法里奥将她从战斗最激烈的地方拉了回来。

  德鲁伊让泰兰德靠着他,想寻找一块暂时藏身的地方。他现在只想带她离开这个地方。玛法里奥因为叫她过来而充满犯罪感,虽然在战场上几乎没有什么地方会是安全的。

  他半拖着她到了山腰。即使在这也不安全。暗夜精灵和恶魔们已经在山脚处作战了。但是,目前这是唯一可能的选择。

  山上一些绿色植物仍在那残喘。德鲁伊抓住一棵,乞求一点水。然后拿着绿色的叶子送到泰兰德的嘴边,好让珍贵的水滴入她的嘴中。

  她呻吟起来。他调整了一下她的姿势,让她将头靠在臂弯里。“没关系的,泰兰德,没关系的。”

  “玛……玛法里奥……其他……”

  “他们都很好,”他哄着她,“休息一会儿清醒一下大脑。你跌下来的时候撞着头了。”

  “海尔娅拉!她——他正好刺穿了她!”

  玛法里奥暗自诅咒,如果她记起姐妹的死,那么很快她就会记起更多。“试着放松放松。”

  但即使是他让她放松,玛法里奥自己却紧张得很。他可以确定有什么正监视着他们。

  他飞快瞥了一眼身后,德鲁伊认为他看到了一个影子。他的一只手立刻握成拳。难道已经有入侵者过来了?

  “泰兰德,”他轻声说,“我要去和克拉苏斯谈谈。他离这儿不远,你多休息会儿。”


86
  恶魔之魂 十五(5)     


  她盯着他看,表情显示出她发现他说的话有些不对劲,但是却说不出什么地方不对劲。玛法里奥希望她的脑子不要太快清醒,不要让她想起魔法师已经和他们分开了。他温柔地让她靠在山上休息,然后轻轻离开。

  他小心翼翼地往看到影子的地方走去,路上德鲁伊想着哪些魔法可以利用他周围的东西。如果他要干掉一个恶魔守卫或者其他恶魔,这块土地是非常乐意帮助他的。

  有人或者有其他什么东西来过这儿。他看到有一块有被轻压过的痕迹,但比他想象的那些恐怖的恶魔造成的要小。印记表明这是个非常矮小的家伙或者是什么动物,但他不能确定。那儿看起来似乎有不止一个。

  再往前跑过一棵树,他便停了下来。前面传来攀爬岩石的声音。玛法里奥跑向前,准备好随时攻击。

  但是等他到另一棵树的时候,看到的不是恶魔,而是一个更轻、更加熟悉的身影——另一个暗夜精灵。

  她跌跌撞撞跑出视线,溜得太快,但他也不能去追,而让泰兰德一个人危险地留在那儿。那个年轻的女性既没有穿盔甲,也没穿神庙里的长袍,而是很多逃难者那样的穿着。她一只手抓着长长的木制品,但他只扫了一眼,没有看清,也猜不出是谁。

  看到迷路的逃难者并不稀奇,一般民众现在很可能在惶恐中走散。领导者只决定如何回击,这次没有什么能够救助暗夜精灵了。

  玛法里奥转身往他留下泰兰德的地方跑去。现在对他而言,她是最重要的。他无暇顾及其他逃难的年轻精灵。

  德鲁伊在树林中跑的时候就已经在寻找泰兰德了。玛法里奥浪费了宝贵的时间去追那个小家伙;他得在战火延伸到达泰兰德休息的地方之前,带着她赶快离开那儿。

  跑到最后几棵树那边的时候,玛法里奥放心地松了口气。战争的声音离这儿还有些距离。泰兰德应该是安全的——

  当他到达童年的伙伴躺着的地方之时,他呆住了——有个邪恶的家伙在她身边徘徊。

  那个生物应该不可能听到他的声音,但是他还是转向玛法里奥。这个山羊般的生物面对他的时候,蹄子还踢着地面的岩石。除了头上高高弯曲看似邪恶的长角,他的上半身看起来像玛法里奥的同类。那张脸是十足的暗夜精灵的面孔,恶意地盯着德鲁伊。不出所料,他的魔爪伸了出来。

  但是最为恐怖的,还不是他正阴森地逼近他的泰兰德,而是他魔鬼般的脸。

  玛法里奥认识这张脸。这张脸常常在他梦中出现,但是他没有告诉过任何人。即使某些部位已经发生了变化,他永远都忘不了那双眼睛……黑红如水晶一样的双眼。

  哈维斯复活了。


87
  恶魔之魂 十六(1)   


  此刻精灵军的战线极不稳定,每个人都在不停地跑东跑西。尽管如此,拉芬克雷斯特还是竭尽全力去维持秩序、稳定军心。过去罗宁曾和贵族有过多次争吵,现在他倒有些感激黑鸦堡的主人了,是他控制住了手下的士兵。法师简直不能想象如果换作星眼,事情会变成什么样子。

  拉芬克雷斯特终于看到了罗宁。他一边骑着坐骑向他那边走去,一边对他喊道:“法师,我要你上那儿去,不要呆在后面!”

  “可是我们中必须有一个要留在你旁边,大人!”罗宁其实是想呆在一旁听送来的战报,不过保护军中最高司令官也是他的分内之职。

  “我倒希望你能去月亮卫队和伊利丹那儿!”拉芬克雷斯特第一次说出了心里话,“我觉得此刻由你指挥那些人会更好一些。那个年轻人是不错,但是我们现在需要控制局面,而不是乱杀一气!你可以去吗?”

  他既然这样明说了,罗宁也没什么好争辩的了。他觉察出伊利丹正在更疯狂地从他的同伴身上和永恒之井中汲取能量。在亲眼目睹黑龙陷入癫狂之后,罗宁很容易想到,如果伊利丹再这样不顾一切地沉迷于魔法中,他就会变得跟黑龙一样了。

  “遵命,大人!”法师催促坐骑向前,自己则搜寻着伊利丹的身影。要找到他其实并不难,伊利丹在精灵守军中非常显眼,仿佛一座闪着银光的灯塔。他身上的光环太亮,几乎要将近旁同伴的眼睛刺瞎,但很明显,玛法里奥的孪生弟弟太过专注于自己的法力,而从不会想到别人所受的影响的。

  罗宁靠近的时候,一身黑衣的伊利丹对着攻过来的恶魔发出一连串的闪电,恶魔们被炸得四处乱飞,烧焦的尸体残片雨点般落在他周围。一些士兵也不幸被闪电带到,以同样的方式惨死沙场。

  一个月亮守卫虚脱地倒下了。伊利丹见状对着其他精灵怒骂一通,这些经验丰富的法师愧疚地调整自己的法力,好将那个倒下的家伙排除在魔法矩阵之外。

  他知道自己在做什么吗?罗宁暗想,这样的话,他以及他旁边的每一个人都会死的!

  伊利丹准备施法时,看到了罗宁,便对他露齿一笑。他对自己所做的一切非常满意,却没有注意到本方的其他部队正在溃败中。

  “罗宁大师!你看到——”

  “我什么都看到了,伊利丹。拉芬克雷斯特希望由我来接管月亮卫队。我们需要合力攻击,并让部队变得有序起来。”

  “接管?”伊利丹的脸上闪过一丝邪意,“从我这儿接管?”

  “正是如此!”罗宁觉得没必要去安慰他。所有民众的命运——整个世界的命运——可能都掌握在他们手中。

  伊利丹显然并不情愿,但也只好默认了这个事实。他问:“那我们怎么做?”

  法师已经有了自己的打算。他想让伊利丹暂时退出魔法矩阵,好让月亮守卫们恢复些体力,再由他自己担任矩阵的领头人,这样的话他们便能一边助战一边休息。

  “我想联系克拉苏斯,却失败了。可能越多地使用魔法,联络起来也越困难。你和你双胞胎哥哥的感应更强些,而且是天生的。你要为我们找到他们俩,这儿也需要他们俩的帮助!”

  伊利丹的眼睛眯了起来,这说明他已经知道罗宁的计划了,但他还是点点头说:“我去找我哥哥。我们不能没有他的力量,对吧?”

  罗宁还没来得及说话伊利丹就离开了。法师皱着眉头,他知道要这个头脑发热的年轻人听懂自己的话是不可能的。

  罗宁加入后,一些月亮守卫似乎大大地松了一口气。他们不再在意他外族人的身份了,他们只知道他能更好地领导月亮卫队。

  “我们要像先前那样横扫他们的前线部队,”他对所有人说,“跟我的法力联结起来,我们马上开始……”

  就在罗宁将要施法时,他最后看了伊利丹一眼。后者还是一副恼怒的表情,不过似乎也在按命令行事。罗宁觉得,他终会理解自己所做的一切并且心存感激的。

  至少,他希望如此。伊利丹显然已经被解职了,此时的他决不会心存感激的。他从出生以来一直被告知自己必然会成就一番伟业,创造一段传奇。而面对这片疆场,他也曾认为自己的机会来了。他的同胞们正处于惶恐中,他们离灭族只有几步之遥。显而易见,现在正是他名垂青史的时刻。

  如果不是因为两个他最信任的人,或许他已经成功了。拉芬克雷斯特一直在庇护他,眨眼间将他从名不见经传的小人物扶植为贵族级的法师,还让他统领幸存的月亮卫队。而他也确信自己胜任首席法师一职。

  而现在,拉芬克雷斯特却撤掉了他,让一个甚至都不是暗夜精灵的人去接班。即使伊利丹非常尊重罗宁,这样也太过分了。罗宁自己也应该很明白的:如果这个外族人对他有一点信心的话,就不会接受这一任命的。

88
  恶魔之魂 十六(2)     


  他的伟大一刻被生生地夺走了……现在他的任务只是联络他那备受爱戴的哥哥。

  他最近有过的那个恶念又牢牢地占据了他的头脑。虽然他按罗宁要求的那样去感应玛法里奥,但他还心存侥幸地想看到仍然未归的哥哥能够死于燃烧军团之手。伊利丹希望哥哥能英勇作战,这是肯定的,但是除此之外,他还发现一个死去的玛法里奥的形象并不能对他有什么触动。泰兰德肯定会伤心的,不过他可以安慰她……

  一想到泰兰德,他脑中的恶念便消失大半了。这些想象如果实现,必然会伤害她,伊利丹为此感到后悔。他怎么会想到让她经历那些,即使是为了他自己。她已经选择了玛法里奥,木已成舟了。

  伊利丹强迫自己集中精力寻找哥哥,他开始聚气凝神。他的当务之急是完成任务,然后再考虑以后的事情。他曾经将未来寄托在拉芬克雷斯特和泰兰德身上,但他都错了。

  现在伊利丹必须决定自己将何去何从……布洛克斯奋力一击,砍掉了那头试图突破防线的地狱兽的脑袋。在他旁边,加洛德和他剩余的老部下正全力阻击着敌人汹涌的攻势。他们大部分人的坐骑老早就被敌人杀了,现在他们正和正规的精灵守军一起并肩作战。

  一位骑士扛着一面迎风招展的破旗从兽人面前一闪而过。布洛克斯惊讶地嘀咕着什么,这面旗一般应该呆在拉芬克雷斯特身旁的啊。难道精灵守军被敌人一冲一逼就一点组织都没有了吗?

  他向左看去,这一想法被证实了。黑鸦堡的黑鸟旗在近处飘扬着,布洛克斯觉得自己决不会已经走了这么多路,虽然这还是绝对攻不破的。

  拉芬克雷斯特本人进入了他的视线。他不顾自身安危,猛地砍向一个恶魔守卫,然后朝那个受了伤的家伙头上踢去。带着贴身侍卫的黑鸦堡主给这位老兵也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布洛克斯原本对暗夜精灵全无敬意,但拉芬克雷斯特却是位天生的战士,甚至能配得上兽人的称号。

  精灵们从贵族刚毅的表情上获得了信心,不断地向他身边涌来。拉芬克雷斯特做到了连法师都无法做到的事——他的追随者们只要站在他身边就能获得力量。布洛克斯看到了一张张坚定而骄傲的脸庞,他们知道自己必死无疑,但却都尽全力阻止恶魔们取胜。

  拉芬克雷斯特周围聚集了太多的精灵,这位精灵军总司令有好几次差点就被自己的手下砍伤了。有几回刀刃离他身体仅有一英寸之遥,但他只注意躲开敌人的家伙,对自己人的武器并不太在意。

  有个骑兵开始从拉芬克雷斯特的后方靠近他,布洛克斯却觉得他并不需要走那么近。那个精灵阴着脸,看起来跟其他精灵不太一样,而且他紧盯着的是拉芬克雷斯特,而不是恶魔。

  兽人径自朝拉芬克雷斯特走去。

  “布洛克斯!”加洛德喊道,“你去哪?”

  “快点!”绿皮老兵低沉着声音说,“必须提醒他!”

  顺着布洛克斯指的地方看去,虽然还是不清楚兽人在做什么,他还是跟了上去。

  “让开!让开!”布洛克斯冲着他前面的精灵们喊。他跳起来看到那个骑兵已经站好了位置,只见他用拿着剑的手勒住缰绳,另一只手伸进腰带……腰带上挂着一把匕首,显然不是用来杀恶魔的。他拔出匕首,朝着拉芬克雷斯特斜去身体。

  “小心!”布洛克斯喊道,但是拉芬克雷斯特却听不见。战场上太过喧哗,这样的警告毫无用处。

  暗杀者的坐骑挪了挪位置,他只好重新调整姿势。布洛克斯推开几个挡路的士兵,高举大斧挥舞起来,希望拉芬克雷斯特能注意到它。

  但是他并没看到……那个叛徒却看到了。

  他眯起眼睛,脸上越发显出一种拼死一搏的表情。他把匕首刺出去了。

  拉芬克雷斯特开始转向兽人这边。他皱着眉,似乎对这个不合时宜的打扰非常不满。

  暗杀者将匕首插在了他颈后。

  拉芬克雷斯特在鞍座上动了一下,丢下剑去摸匕首,但那个士兵已经把它拔出来了。血从伤口喷了出来,溅在他那件高贵华丽的袍子上。

  周围大多数精灵还没反应过来是怎么回事,暗杀者乘机丢掉匕首,骑上坐骑想开溜,但此刻海水般的人群却挡住了他的去路。

  布洛克斯大吼一声,用斧背开出一条路来,精灵们都目瞪口呆地注视着这个发了疯般的战士。兽人觉得他们知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已经无关紧要,现在最重要的是抓住那个叛徒。

  拉芬克雷斯特颤抖着向前倒下,他的追随者这时才注意到,有几个精灵赶忙上去,在他从坐骑上跌下来之前接住了他。

  布洛克斯终于挤到了拉芬克雷斯特身旁:“在那!在那!”


89
  恶魔之魂 十六(3)   
  

  几个精灵困惑地望着他,最后总算有两个跟了上来。

  暗杀者没有办法让他的坐骑穿过人群,他回头一看,发现追兵正在靠近。他阴暗的脸上划过一丝绝望的表情。

  他对着夜刃豹喝了一声。让布洛克斯惊奇的是,那只豹子对着一个挡路的士兵猛拍了一巴掌。那个倒霉的家伙倒地以后,夜刃豹又咬了另一个精灵一口。士兵们觉得这只豹子一定是疯了,赶忙为它让出一条路来。

  布洛克斯算准了距离,跳将过去。他猛一落地,正好落在夜刃豹的背后。兽人伸出手臂,发狂似地对着豹子的腰部砍去。

  这一击没有打中要害,仅仅擦到了皮毛,但已经足够吸引夜刃豹的注意力了。豹子不听主人的命令,转身向兽人攻来。

  布洛克斯好不容易躲过了豹子的爪子,那动物又拍出一掌,随后前爪又猛刺过来。

  兽人举起斧子,对着夜刃豹的下巴下面砍去。锋利的斧刃划开了它黑色的皮毛,血溅到兽人身上。由于惯性,豹子的身体猛靠在他的斧子上,他使出全力,不让豹子倒在自己身上。

  兽人的左臂忽然一阵刺痛,他往那儿瞥了一眼,看见一道血红的口子。

  暗杀者还想再加一剑,然而就在宝剑挥出去的一刹那,另一把剑挡住了他。

  暗杀者向下的冲力几乎让加洛德单膝跪地,后者低声骂了几句,又躲过了敌人的一记飞腿。

  卫队长并没有注意到那只垂死的夜刃豹。豹子不停地抽动着身子,血流得满地都是,还伸出爪子击打着近旁的每一样东西,加洛德也被它的爪背打倒在地。

  布洛克斯感觉豹子的力量小了一些后,就从它身上迅速拔出斧子。夜刃豹嘴里发出咕咕的声音,向前倒下,前腿瘫软下来,身体堆成一团。

  暗杀者在坐骑倒下时跳了下来,手持宝剑冲向布洛克斯。两人撞了个满怀,撞得布洛克斯向后倒下。让兽人暗暗称奇的是,暗杀者落地很稳,而他想保持平衡却是如此费力。

  “可恶的怪物!”暗杀者冷笑着说。他挥剑猛刺过去,差点砍掉布洛克斯的耳朵。兽人朝着他的脚飞起一腿,他敏捷地向上跳去。

  在他还没落地的时候兽人的战斧击中了他。

  斧子砍穿了他的铠甲、砍伤了他的皮肉,他惊恐地望着布洛克斯,向后跌去,手中仍然紧握着宝剑。他踉跄着向后退了几步,却仍旧握着剑。布洛克斯站了起来,面朝着受伤的敌人。

  暗杀者喘着气努力站直,手持宝剑做好准备,似乎是在挑衅兽人,让他砍过来。

  布洛克斯挥起斧头。

  ……让他惊奇的是,暗杀者突然丢掉武器,大喊一声:“艾萨拉万岁!”

  战斧轻而易举地砍穿了他的胸膛,他向前倒下,还没落地就已经断气。满地都是鲜血。

  布洛克斯气喘吁吁地走到尸体旁边,轻轻碰了碰暗杀者的脚,后者没有反应。

  加洛德走到兽人身旁,扶起他的手臂,兽人似乎有点痛,但并无大碍。一个先前跟着他们的士兵也过来帮忙。“你杀死他了!”加洛德大声说,“太棒了!干得好!”

  但是兽人却没有听见这些赞美之词。他转过身,看着拉芬克雷斯特那边。他的几个随从将他举过头顶,穿过混乱的人群,带着他离开战场。拉芬克雷斯特闭着眼睛,看上去好像睡着了,不过布洛克斯知道并不是这样。他的下巴松松地垂下来,一只没有被他忠实的士兵托着的胳膊毫无生气地挂在那里:这番景象,兽人老兵实在太熟悉了。

  布洛克斯救主失败,黑鸦堡主死了。

  精灵军处于无人统领状态。一个长着蹄子的家伙歪着头调侃道:“你一点都不奇怪吗,玛法里奥·怒风?还是我变了很多,你那傻脑瓜子都想不起来我曾经是谁了?”他装模作样地鞠了个躬。“请允许我再次介绍自己!艾萨琳的哈维斯,女皇陛下以前的仆人……曾经的精灵。”

  “我……我看见你死了!”德鲁伊打断他,“被撕成——”

  “你是指你杀了我!”哈维斯说,调侃的表情不见了,“把我撒到了天上!”

  他向德鲁伊进了一步,这正是后者所希望的:这个曾经是艾萨拉参事的讨厌鬼离泰兰德越远越好。

  玛法里奥看着眼前这个家伙的形体,模模糊糊想起了传说中的那种生物。他们的名字叫萨特,一种狡猾奸诈、害人性命并且会使用魔法的恶魔。

  “你杀了我,”哈维斯继续说,又开始恶狠狠地瞅着他,“然后将我推入更悲惨的命运中!我让那位贵人,伟大的萨格拉斯失望了……他是神,我也就遭到了神谴。他给了我最为严厉的惩罚……”

  玛法里奥目睹过燃烧军团的暴行,因此他可以充分想见哈维斯所受的惩罚有多“严厉”。恶魔们完全不知宽恕为何物。


90
  恶魔之魂 十六(4)
   

  萨特继续说着话,那对恐怖的人造眼球闪着光芒。“我没有嘴巴,却在尖叫;没有身体,却能体会到无与伦比的痛苦。然而,我不怪我的主,他只是做了该做的。”虽然如是说,这个长角的家伙还是颤抖了几下,“但是,即便身处痛苦中,我也始终记着一件事,我一遍一遍提醒自己是谁让我经受这些可怕的折磨的。”

  “数以百计的精灵都因你而死。”德鲁伊争辩说,想让萨特靠得更近些。如果他想对这个更加恐怖的哈维斯施法术,泰兰德就必须和他们保持更加安全的距离。“无数受到屠杀的无辜者。”

  “都是些不完美的家伙!堕落的家伙!只有那些信奉萨格拉斯的人才能活着,其他人一律消灭干净!”

  “萨格拉斯会毁灭卡利姆多!燃烧军团会毁灭一切的!”

  哈维斯咧开嘴笑了笑:“是的……的确如此。”

  他突然说出这话,倒让玛法里奥着实吃了一惊:“可是你刚刚说——”

  “只有傻瓜才相信!瓦罗森和上层精灵们的想法……跟我以前的想法一样!萨格拉斯会为他的膜拜者创造一个纯洁的世界……接着他就会将这个世界彻底毁灭,因为拥有生命是一种罪孽。看,多简单的道理!”

  “你的那一套太血腥、太疯狂了!”

  萨特耸耸肩道:“这全看你怎么想了……”

  玛法里奥听够了,他将手伸进一只口袋里。

  突然,两只有力的胳膊缠住了他的手臂,牢牢地摁住了他。德鲁伊想挣扎,无奈对方力气太大了。

  另两个萨特将他拖到哈维斯面前。后者又瞅了他几眼,恐怖的眸子似乎在嘲笑他。

  “伟大的主,萨格拉斯让我重回凡间,是为了让我将那个毁坏第一道传送门、从而耽搁了他大驾光临的家伙带去见他。”

  玛法里奥一言不发,继续挣扎,想摆脱那两个抓着他的萨特。

  哈维斯凑上前来,呼出的臭气喷在了德鲁伊的脸上。“至于怎么带你回去接受惩罚,他让我全权负责。我想,就这样把你交给我的主是不是太简单点了?”他笑了笑,“‘不行’,我对自己说。我的主萨格拉斯希望玛法里奥·怒风受的罪越多越好,而我应该珍惜这个机会……”

  让玛法里奥害怕的是,这个怪物转身走向泰兰德。她睡得太沉了,有点奇怪。萨特弯下腰,两人的嘴几乎要碰上了。

  “离她远点!”德鲁伊吼道。

  哈维斯只是稍微回了一下头,刚刚能看到玛法里奥:“是的,我是这样想的。必须要折磨他……但是该怎么折磨法呢?一个果敢的年轻男人,肯定愿意牺牲自己……那别人怎么处置呢?怎么处置那些他最爱的人呢?”

  萨特用一只长着利爪的手碰了碰女祭司的头发。玛法里奥拼尽全力想冲到他面前,恨不能掐住他的喉咙。他从没恨过别人——恶魔们除外——但在此时此地,德鲁伊真想拧断前任参事的脖子,这才能让他解恨。

  他的愤怒只是让哈维斯更加高兴而已。这个萨特还是紧挨着泰兰德,说:“我很快便发现玛法里奥·怒风最关心两个人。一个好像是他的兄弟——不——是他的孪生兄弟!他们小时候很亲密,但现在却因为兴趣和理想不同而分道扬镳了。当然,伊利丹亲爱的哥哥,玛法里奥仍然是爱他的……而他自己却开始嫉妒起那个她更喜欢的人了……”

  “你已经抓住我了。放了他们吧!”

  “但是那样的话怎么能算惩罚呢?”哈维斯站了起来,露出凶残的表情,“怎么能算复仇呢?如果这两个人你不只失去一个,而是两个都失去,你会怎样地痛苦啊。”他大笑起来。“你已经失去你弟弟了,虽然他自己还不知道,玛法里奥·怒风!另外,这个养眼的小妞费了我们好大的劲儿才找到。我得谢谢你帮我们把她带来……”

  两个萨特牢牢抓住他的胳膊,和他们的主人一起放声大笑。玛法里奥暗暗责怪自己不该让泰兰德来帮他和克拉苏斯。这样一来,是他亲手将她交给了这些怪物。

  “不会的!我以艾露恩的名义发誓,我不会让你这么做的!”

  “艾露恩……”哈维斯轻蔑地念着这个名字,“世上只有一个神……他的名字叫萨格拉斯。”

  他打了个响指,两个萨特就将德鲁伊摁得跪在地上。哈维斯又开始绕着他行走,蹄子敲着地面哒哒地响,每一声都在玛法里奥昏昏沉沉的头脑中回响着。

  这时一个声音让他突然清醒过来,一个非常像他又不是他的声音。是他弟弟?

  “伊利丹?”他脱口而出,没能控制住自己。

  “是的,”哈维斯回答说,他从玛法里奥的问话中听出后者急切地想知道他对他的双胞胎弟弟做了什么,“他过得不错。他和你一样爱她,玛法里奥·怒风……而她却选择了你,而不是他。这是他不能接受的……”


91
  恶魔之魂 十六(5)   
  

  伊利丹爱泰兰德?德鲁伊知道弟弟非常关心她,却不知道已经关心到了这种程度。而她爱——我吗?

  等他想起他的弟弟此刻已与他建立了精神链接时,已经太迟了。由于感觉到了他的想法,伊利丹的愤怒与羞辱感正一股脑儿向他袭来,他被这种感情的狂潮震得向后摇晃着身子。

  面对眼前发生的一切,哈维斯又一次理解错误:“这么吃惊啊?你得到了她的爱,这是个多好的消息;而她会因此承受与你相同的惩罚,这又是个多么可怕的消息啊!”

  伊利丹!玛法里奥呼唤着弟弟。伊利丹!泰兰德很危险!

  而伊利丹回应他的却是轻蔑而非关切。哥哥,这样她就不会选择你——不会选择你这位法力高强、一表人才、能够操控自然的大师了吧?一个被诅咒的小丑,一个因为眼睛的颜色而注定只能怀有错误的梦想和希望的讨厌鬼,能帮她什么呢?

  伊利丹!她会受折磨的!她会死得很惨!

  他从弟弟那边感受到的只有沉默,伊利丹似乎已经退出了他们的精神链接。虽然两人的意识还连在一起,但仅此而已。

  伊利丹!

  玛法里奥的精神对话被打断了,哈维斯的脸充满了他的视野。那对人工的眸子似要钻进他的双眼,以看透他的内心。

  “就是这个人害我忍受比死亡更甚的痛苦的吗?”萨特嘘了一声,“如果你真是我的对手,那么我的主给予我的惩罚就更是我应受的了……”

  他敲了个响指,从玛法里奥的右边又出现了六个这样的怪物。哈维斯指着躺着的泰兰德,同时又朝战场的方向看了看说:“他们很快便会过来的。我们趁……现在还能掌控局面,离开这里吧。”

  哈维斯回到泰兰德旁边,同时另外三个萨特——显然过去也曾是上层精灵——高举手臂开始施法。玛法里奥立刻意识到他们想做什么了:这些怪物要想逃走,制造传送门是唯一的方法。他们已经制造了一道跨越时间与空间的传送门,再造一道通往艾萨琳城的门只是小菜一碟罢了。

  一旦到了那里,无论是玛法里奥还是泰兰德就都只有死路一条了。

  伊利丹!德鲁伊竭力想表达形势的十万火急,但却还是没有感觉到弟弟的回应。他现在是孤身一人了。

  喊杀声越来越近了。在三个施法的萨特中间,一片黑色悬空而现。

  哈维斯伸手去拉泰兰德,他咧大了嘴奸笑起来。“她会喜欢主的陪伴的。”他嘲弄着说,“在她死之前……”

  传送门开始变宽变高,最终大得足以让这些怪物带着他们的猎物一起通过了。哈维斯轻而易举地抱起女祭司,好像感觉不到她的重量一样——

  这时,一根羽箭射中了萨特的肩膀。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七日淘商城公众号               七日淘商城小程序               魔兽争霸社区公众号


抵制不良游戏,拒绝盗版游戏。 注意自我保护,谨防受骗上当。 适度游戏益脑,沉迷游戏伤身。 合理安排时间,享受健康生活。 适龄提示:适合18岁以上使用。

免责声明:本站所有资源均收集自互联网,没有提供游戏软件资源存储,也未参与制作、上传。若本站收录的资源涉及您的版权或知识产权或其他利益,请附上版权证明邮件告知,我们会尽快确认后作出删除等处理措施。

Copyright © 2019 [魔兽争霸社区]理员邮箱:shequ@qiritao.onaliyun.com
© 2019 七日淘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