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兽争霸社区_七日淘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查看: 126|回复: 0

[魔兽世界:上古之战三部曲] 《天崩地裂》第四部分

[复制链接]

55

主题

56

帖子

400

积分

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400

国庆70周年纪念勋章巫妖王希尔瓦娜斯伊利丹·怒风

QQ
发表于 2019-9-29 22:56:4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


第十五节

至于克拉苏斯自己,既然他的敌人已不把自己考虑在内,他就可以多休息一会儿,等恢复足够多的体力,再借助遁身术回到同伴那里。魔法师暗中庆幸他的计划成功了,他怀疑如果死亡之翼看穿了自己的计策,他是否还能起到作用。事实上,克拉苏斯觉得如果还有能力点燃一根蜡烛,那已经是谢天谢地了,更别提躲避一个发疯的巨龙的攻击。

克拉苏斯已是精疲力竭,躺在那里摊开手脚,抵着充满岩石的土层。一丝细细的光线从

石缝中射了进来。在这个暗淡无光的地方,这些光太过微弱,只能标记出黄昏和白昼之间模糊的区别。但克拉苏斯对这些光线却十分欢迎,因为作为一头红龙,他是生命的存在,而生命在阳光底下最有活力。在他眼睛适应了这些新的光线之后,魔法师终于彻底放松下来,至少暂时是这样。

就在这个时候,一个深沉的声音从空中得意地隆隆道:“哈!我终于找到你了!”

饥饿感开始慢慢咬噬着泰兰德的身体,这不是一个好兆头。月亮女神在很长一段时间里一直为她提供给养,但卡利姆多还有很多人需要艾露恩的照顾,她不可能将过多的精力花在一个女祭司身上。

泰兰德不认为这是月亮女神对自己的背叛。她感谢艾露恩为自己所付出的一切。现在是考验她弱不禁风的身体的时候了,不过修女团的修炼还是能帮她挺过一阵子。

每天傍晚,夕阳西下之时,总会有一个上层精灵端来一碗饭。晚饭被放在球体的边上,泰兰德从来都不会碰一下那个碗里的饭,因为她怀疑碗里的稀粥是敌人吃剩不要的。泰兰德只需要告诉上层精灵她肚子饿了,球体就会神奇地落到地上。那个时候,乳白色的饭勺就可以与饭一起穿过球体的屏障。

一想到法斯琪女士想置她于死地,泰兰德就感到万分庆幸,幸亏自己还没吃碗里的东西。但此刻,碗里冰冷得冻在一起的食物样子十分诱人。只要吃上一口,这个女祭司就能有体力再熬上一天;倘若把满满一碗饭都吃进肚里的话,她就能挺过一个星期,也许时间还会更长。

但是如果没人帮助的话,她是无法进食的,而她也不想让别人给她喂饭。那是身体软弱的表现,恶魔们肯定会利用她的这个弱点。

就在这时,有人打开了牢门的锁。泰兰德赶忙把眼睛瞥向一边,不再看地上的饭碗,不想让对方看出自己每况愈下的健康状态。

一个表情冷酷的警卫推开了门。接着一个上层精灵走了进来,泰兰德之前没见过这个精灵。他身上华丽的长袍显得格外耀眼,他对自己英俊的外表显然十分自信。与其他上层精灵不同的是,他身体强壮,肌肉发达。最引人注目的是他浅紫色的皮肤,尤其是他那头红褐色的头发,其中还夹杂着几绺金色的发丝,泰兰德从未见过这种颜色的头发。但与所有上层精灵一样,他带有一种高傲的神情,特别是在对警卫说话的时候更是如此。

“给我退下。”

有这个法师在场,士兵巴不得赶快离开。他随手锁上狱门,大步走开。

“圣洁的女祭司,”这个上层精灵向她招呼道,与对那个警卫说话的口气相比,他傲慢的语气已少了很多,“你完全可以使自己舒服一些。”

“有月亮女神给我带来慰藉就够了。其他东西,我不需要,也不想要。”

他的表情发生了微妙的变化,但泰兰德却从他脸上看到了近乎悔恨的神情。她惊愕于他会有此反应。她还以为所有上层精灵都沦落成为恶魔首领和艾萨拉的爪牙,但这个上层精灵让她感到情况可能并非如此。

“女祭司——”他开口说道。

“你可以叫我泰兰德,”她突然打断,想对他表现友好,“泰兰德·语风。”

“泰兰德女士,我是达斯雷玛·逐日者,”上层精灵答道,声音中最后那丝傲慢的语气也消失无踪,“为女皇服务的第二十代贵族……”

“十分有名的世袭。你有理由为自己骄傲。”

“是的,我很骄傲。”达斯雷玛说着,脸上却掠过一丝阴影。“我应该骄傲。”他又说。

泰兰德看到了自己的机会。达斯雷玛显然是有事相求。“上层精灵一直都是这个王国的可尊可敬的守护者,守护着自己的百姓和永恒之井。我相信你的祖先不会对你的行为感到失望的。”


第十六节


他的脸上又掠过了一丝阴影。达斯雷玛突然向四周扫视了一番。“我来是想看看是否要劝你吃点东西,神圣的女祭司。”说着他捡起了地上的碗,“我还想多给你拿点儿,但他们只允许我带这些。”

“谢谢你,达斯雷玛,但我肚子不饿。”

“也许有人对你不怀好心,但这里绝不会有什么毒药,泰兰德女士。我可以向你保证。”这个衣装整洁的上层精灵说着,便将调羹的一端放到嘴边,吃了一点碗里的褐色的食物。他接着做了个鬼脸:“我不能保证的是饭的味道……我为此向你道歉。你应该吃得好一点儿。”

她想了一下,决心冒一回险:“好吧。我吃。”

球体接着就做出了反应,缓缓落到地上。达斯雷玛眼睛目不转睛地望着女祭司。要不是泰兰德已心有所属,她会发现这个上层精灵仪表堂堂。她在他身上没有看到其他精灵身上的那种纨绔习气。

达斯雷玛舀了满满一勺饭,伸向泰兰德嘴边。在勺子穿过将她围起的绿色屏障的时候,勺子发出了微微的闪光。

“你要往前倾斜一下,”他对她说,“我的手不能穿过这个球体。”

女祭司身体探了过去。达斯雷玛说得没错,今天的饭确实淡而无味,但泰兰德心里却很乐意吃上一顿。她的饥饿感似乎一下子猛增了十倍,但她还是小心翼翼地掩饰起来,不想让对方看出来。这个上层精灵也许对她的处境十分同情,但他仍然还是为恶魔首领和艾萨拉效劳的。

在喂了两勺饭之后,他又说:“你只要停止抵抗,一切都会变得容易许多。要不然他们最终会对你不再有什么兴趣。如果那样的话,女士,我恐怕你就凶多吉少了。”

“我不能辜负月亮女神对我的期望,不过还是谢谢你对我的关心,达斯雷玛。能在宫里碰到你这样的人让人备感温暖。”

他把头扭到一边:“这里还有其他像我一样的人,但我们知道自己所处的位置,不敢胡乱说话。”

端详了他良久,泰兰德认为是时候进一步施加压力了:“但你对女皇的忠诚是毋庸置疑的。”

这个高个子精灵看起来似乎受到了冒犯。“当然!”然后心情平静了许多,接着说,“不过我们担心她现在的判断有些失常。我们十分了解永恒之井和其中蕴含的力量,但她对我们的话置若罔闻,却听信外族人的意见。我们放弃了手中所有工作,只是为了将燃烧军团的首领带到这个世界!我们曾为很多荣耀而努力,我——”

他猛地打住了话头,意识到自己说的有些过头。达斯雷玛又静静地喂她食物。泰兰德什么也没说,但她已经明白了他的意思。这个上层精灵来这里更多是为了自己。达斯雷玛想要倒出内心的苦水,来减轻内心烦躁不安的感觉。

不知不觉中,碗里的食物已经吃得一干二净。达斯雷玛把饭碗放回原地。过了一会儿,女祭司突然问他:“我能喝点水吗?”

与饭菜一起带进来的还有一小袋水,但同食物一样,泰兰德从未碰过那个水袋。达斯雷玛连忙抓住水袋,打开盖子,向她伸去,却发现两人之间的那个屏障将水袋挡在了外面。

“请原谅,”他低声说,“我忘了还有这个东西。”

上层精灵把水袋里的水倒进碗里,然后像喂饭那样,喂了她一勺。泰兰德连喝了两口,才开口说话:

“与萨特一起共事感觉一定很怪,毕竟他们曾和我们一样。我不得不承认他们让我有些心神不宁。”

“他们都是幸运儿,在萨格拉斯的力量下获得了提升,变的比我们更适合服侍他。”几句话如行云流水般说了出来,让女祭司不由得认为达斯雷玛已经重复过很多遍了……也许还包括自言自语的时候。

“你没有被选中?”

他的眼神变得坚定了许多。“被我拒绝了,但那个提议非常……有吸引力,但我的首要职责是服侍女皇。我不想成为那些……他们中的一员。”

说罢他随手将饭碗和勺子放在一边。泰兰德咬了咬嘴唇,心想自己是否看错了人。不管怎样,她没有别的希望。达斯雷玛·逐日者是她唯一的希望。

“我现在必须走了,”达斯雷玛说,“我在这里呆得太久。”


第十七节


“期待着下次与你见面。”

他使劲地摇了摇头。“我不会再来了。不会,绝对不会了。”

达斯雷玛转身离她而去,但就在他快要走出狱门的时候,女祭司说话了:“我是艾露恩的耳朵,达斯雷玛。如果你有心里话要说,我很愿意做你的听众。我决不会告诉别人,你要

相信我。”

精灵法师回头看着她,没有说话,但泰兰德能看出来她的话已经感染了他。犹豫了半天之后,达斯雷玛终于开口说话:“我回去看看下一次能不能给你带来一些更可口的饭菜,泰兰德女士。”

“愿月亮女神的祝福伴你左右,达斯雷玛·逐日者。”

他快速地点了一下头,接着转身离开了。泰兰德听着他的脚步声慢慢远去。她已准备好等警卫们回来对她检查,但等警卫们回来的时候,他们只是像往常一样守在门外,没有理他。

此时,自被俘之后,泰兰德·语风脸上第一次露出了笑容。

对兽人来说,血缘关系是他们最基本的维系,他们为此要许下誓言,相互忠诚,这样才能成为真正的勇士。玷污血缘关系是可以想像到的最卑劣的罪行。

而此刻,德鲁伊的弟弟就做出了这种离亲叛众的事情。

布洛克斯用极其厌恶的眼神盯着伊利丹·怒风,他很少用这种眼神看人。即使是面对恶魔,他还是会表示出起码的尊敬,因为不管他们有多么邪恶恐怖,至少他们把自己的本性表露了出来。而伊利丹与布洛克斯并肩作战过,本应该与战友共享他的喜怒哀愁,但此刻伊利丹活着只为获得权力,其他一概不管,甚至连他最亲密的家人也无法改变他。

要不是胳膊被紧紧地绑在一起,兽人此时一定会冲向这个法师,扭断他的脖子,就算牺牲自己也在所不惜。不管兽人有什么样的缺点,他决不肯背叛他人。

玛法里奥在满头灰发的兽人战士旁蹒跚而行。他俩已被五花大绑,被腰间的绳子拖着向前走,根本跟不上敌人的步伐。玛法里奥的境况还要惨,因为他奸诈的弟弟还没有撤掉使他失明的咒语。玛法里奥双眼笼罩在黑色阴影中,光线根本无法穿透,眼前漆黑一片。他跌跌撞撞地向前走着,不时绊倒在地,身上已有多处刮伤和割伤,有一次脑袋还差点撞在石头上。

伊利丹眼睛裹着头巾,脸上没有任何悔恨的表情。每次玛法里奥一个踉跄站立不稳的时候,伊利丹只会狠心地用力拉绳子,直到德鲁伊保持好平衡为止。随后两人身后的护卫就会用棍子猛戳他们,继续漫漫长途。

布洛克斯双眼望着自己的战斧,这把斧头现在正悬在那个满脸伤疤的军官的坐骑上面。兽人已经将瓦罗森卫队长列为自己攻击的首要目标,前提是玛法里奥和他有机会摆脱身上的束缚。恶魔战士确实是很大的威胁,但他们不像瓦罗森那样阴险狡诈,即使是伊利丹也没那么阴险。不过如果有神灵保佑的话,布洛克斯会把他们俩一起杀掉。

如果有可能的话,他们一定要把恶魔之魂抢回来。

奇怪的是,圆盘现在并不在伊利丹的手上。在法师从他哥哥手上拿回来之后不久,卫队长走到狡诈的伊利丹面前,身出一只带有臂铠的手,命令伊利丹把圆盘给他。更令人不解的是,伊利丹居然二话没说就把圆盘给他了。

绿皮战士对此十分不解,但他很快就不再想这件事。他一心只想杀死那两个人,然后从瓦罗森身上夺走恶魔之魂。当然,要想成功,兽人先要挣脱手上的绳索,然后从群魔中杀出一条血路。

布洛克斯哼了一声,对自己这个想法嗤之以鼻。史诗里的英雄总是能漂亮地完成这些事情,但他对自己能否完成没什么把握。瓦罗森卫队长在绑绳子方面十分在行,把他两人绑得严严实实。

他们迈着沉重的脚步向前行进,将黑龙的巢穴远远抛在了身后。不过,布洛克斯没有伊利丹和瓦罗森卫队长那样气定神闲。他相信死亡之翼还是会找到他们。令人不解的是,这条巨龙直到现在还没有现身。是不是有什么东西分散了他的注意力?

他突然睁大双眼,嘴里直骂自己愚蠢。是的,兽人终于明白过来。是有东西分散了他的注意力。肯定有东西……或准确的说,那是个人。克拉苏斯。


第十八节


布洛克斯十分清楚魔法师可能会做出何种牺牲。大师,我希望你能安然无恙。我要为你唱歌庆贺……就算我的时日不多。

“啊!”

布洛克斯看到玛法里奥又一次摔在了地上。不过这一次,德鲁伊终于把身子转到一边。

他不是脸部朝下,而是侧着身子倒在了地上。虽然这次鼻子没有碰出血来,但玛法里奥还是撞得很重。

兽人很想把玛法里奥从地上扶起来,却心有余而力不足。他牙齿咬得格格作响,对伊利丹怒目而视,大叫道:“快快恢复他的视力!那样他才不会摔跤!”

法师整了整眼睛上的头巾。布洛克斯见状一下子就明白了曾经发生在伊利丹身上可怕的事情。

“使他恢复视力?我为什么要听你的?”

“那个畜生说得有理,”瓦罗森突然插嘴道,“你哥哥拖累了我们,现在行军的速度很慢。你要不现在就在这里抹他的脖子,要不使他恢复视力,看清脚下的路!”

伊利丹不无讽刺地对他笑了笑:“这么诱人的选择!那好吧,把他给我带过来!”

两个恶魔用武器顶着玛法里奥往前走。德鲁伊挺直了腰板,大义凛然地向弟弟大步走去。

“从我的眼睛到你的眼睛,”伊利丹低声说,“我将自己不再需要的东西赐予给你。”

他解开了眼睛上的头巾。

一看到头巾下面掩藏的东西,兽人心中一凛,脊背上的毛发一下子竖了起来。布洛克斯暗暗地骂了几句。甚至连伊利丹身旁凶神恶煞的警卫都惶恐地转头看向别处。

玛法里奥眼睛上的阴影慢慢散去。他眨了眨眼睛,然后看向伊利丹。玛法里奥看到弟弟的眼睛也吓得目瞪口呆。

“啊,伊利丹……”玛法里奥张口结舌道,“我感到非常抱歉……”

“有什么好抱歉的?”伊利丹轻蔑地将头巾重新罩在两个邪恶的眼窝上。“我现在拥有的东西要比眼睛好上一百倍。那种视觉能力,你只能在梦里得到。我什么也没失去,你明白吗?什么也没有!”伊利丹转向队长,接着说,“他现在应该可以好好赶路了。依我看,我们可以加快速度。”

瓦罗森咧嘴笑了笑,然后下令继续赶路。

玛法里奥踉踉跄跄地向兽人走去。布洛克斯扶着玛法里奥保持住平衡,然后低声说:“关于你弟弟,我很抱歉……”

“这条路是伊利丹自己选的,”德鲁伊说,语气比兽人温和许多。

“他背叛了我们!”

“是吗?”玛法里奥狠狠地盯着弟弟的背影,“是吗?”

兽人对自己同伴的一厢情愿摇了摇头,变得沉默不语。

他们继续向前行进,白天渐渐过去,夜色渐浓。瓦罗森和伊利丹驾着坐骑轻松自得,但布洛克斯则不时回头望向身后的山脉,相信死亡之翼任何时候都可能出现。

“法师,有个问题问你,”在沉默了一个多小时之后,满脸伤疤的瓦罗森突然问道,“这个圆盘。你跟我说的那一切,它都能做到吗?”

“远远要超出我所说的范围。你知道它对燃烧军团和暗夜精灵造成的伤害……甚至还有龙族。”

“是的……”兽人能从瓦罗森的声音里听出他的贪婪。他这时才注意到卫队长的手一直在摩挲着装着恶魔之魂的那个口袋。“一切都是真的,对吧?”

“不信你去问阿克蒙德。”

瓦罗森把手从口袋上移开。他还没有昏头,知道那个巨魔凶残的力量。

“这个东西的力量应该足以按照萨格拉斯的愿望改变传送门,”伊利丹接着又说,“那样的话,燃烧军团余下的力量就可以进入卡利姆多……在萨格拉斯带领下。”

玛法里奥倒吸了一口凉气,连布洛克斯都厌恶地哼了一声。他们面面相觑,惊骇不已,都清楚无人能够挡得住恶魔首领和他麾下大军的力量。

“一定要采取行动……”布洛克斯暗暗下定决心。他绷紧肌肉,想试试绳子是否结实,遗憾的是,身上的绳子仍然十分结实。

“我一直都在努力,”德鲁伊悄悄地跟布洛克斯说,“从伊利丹恢复我的视力之后就开始了。之前我老是跌倒,根本无法集中精神……不过现在没什么问题了。”


第十九节


确信恶魔们没有注意到他们,布洛克斯咕哝了一句:“怎么做?”

“靠那些夜刃豹。我一直都在与它们交流。想说服它们……”

兽人的眉头一皱,想起了玛法里奥曾用意念与各种动物交谈。“我已经准备好了,德鲁伊。不会太久吧?”

“比我想像得要难。它们——它们受到了燃烧军团的影响,不过……我想……是的……准备好。他们随时都会行动。”

一开始,没有任何成功的迹象……但没多久瓦罗森卫队长的坐骑突然停了下来。队长踢了几下夜刃豹,但它死也不肯动一下。

“发生了什么事情,这个该死的——”

瓦罗森还未说完,夜刃豹突然霍地立了起来。队长猛地一惊,从坐骑的背上摔了下去。

伊利丹转头看去的时候,他自己的坐骑也作出了相同的举动。不过,法师早有防备,虽然也从坐骑背上滑了下去,却没有狠狠地摔在地上。

“你这个傻瓜!”伊利丹厉声骂道,至于骂的是谁没人知道。“你这个愚蠢的——”

在夜刃豹将他们的主人掀到地上的一刻,布洛克斯立即行动起来。他一个箭步冲向瓦罗森卫队长的坐骑,寻找自己的战斧。夜刃豹十分配合,主动将身体一侧转向兽人……玛法里奥显然已经发出了一个命令。

布洛克斯忙转过身,将自己绑在一起的双手对准战斧的头部。斧头锋利的刀刃轻而易举就将绳子割断,只是轻轻割伤了兽人的右胳膊。

布洛克斯一把抓起斧头,喊道:“德鲁伊!快过来!我们可以骑这个夜刃豹离开这里——”

夜刃豹突然猛从他身边一跃而起,一头撞向一个想要干掉玛法里奥的恶魔守卫。其他恶魔们纷纷向后退去,对这个失控的局势一时不知所措。

与此同时,这个夜刃豹开始用牙齿猛咬玛法里奥身上的绳子。玛法里奥望着布洛克斯,大声喊道:“不用管我!那个袋子,布洛克斯!那个口袋!”

兽人扭头向瓦罗森摔下的地方望去。那个军官坐在地上用手揉着额头,装有恶魔之魂的那个口袋依然悬在他的腰上。他似乎并没有注意到不远处的布洛克斯。

兽人举起手中的斧头,向队长冲去。但那满脸伤疤的暗夜精灵的反应比布洛克斯想像的要快得多。看到巨大的绿色身躯向自己奔来,身体并不强悍的队长旋即滚到一边,并一跃而起,拔出了自己的佩剑。

“放马过来吧,你这个没用的畜生,”他讥笑道,“我要把你剁成肉酱,喂那些夜刃豹……就怕它们对你的肉不感兴趣!”

布洛克斯一斧劈了过去……倘若挨了这一斧,瓦罗森肯定会被劈成两半。但卫队长也是身手敏捷,迅速躲开。兽人这一斧砍到了坚硬的地上,留下了一码多长的深坑。

躲过这一斧,瓦罗森又一个箭步冲了上去,猛地刺向兽人。这一剑从布洛克斯的左肩擦了过去,留下了红红的一道痕。布洛克斯不顾身上的疼痛,举起武器,又是一斧。

他看到玛法里奥正在指挥没人骑的夜刃豹冲向袭击他的那个恶魔守卫。恶魔守卫后退了几步,不知道是否要杀死瓦罗森的坐骑。在他举棋不定的时候,那只巨大的夜刃豹猛地将这个全身盔甲的战士扑倒在地,一爪撕开了他的喉咙。

布洛克斯想找到伊利丹的身影,但忙着对付瓦罗森,他根本无法分心。他希望玛法里奥能对他的弟弟多加小心。伊利丹只需一个咒语,他俩就完蛋了。

思忖之间,瓦罗森卫队长又一剑狠狠刺在布洛克斯受伤的肩膀上,兽人疼得大叫一声。

瓦罗森咧嘴笑道:“战场的首要法则是不能三心二意……”

作为回应,兽人将战斧挥出一道可怕的弧线,要不是卫队长躲闪及时,早就身首异处了。

“第二条法则,”布洛克斯发出低沉的声音,“只有傻瓜才会在战场上多说话。”

突然,他浑身一阵刺痛的感觉。布洛克斯的动作慢了下来,每一个动作都变得异常沉重,好像周围的空气凝固了一般。

是魔法……

正如兽人老兵担心的那样,玛法里奥没有留心对付伊利丹。血缘关系使德鲁伊有些拿不定主意,但稍有犹豫他们就前功尽弃。


第二十节


瓦罗森又咧嘴露出了阴险的笑容。他满怀信心地向动作迟缓的兽人走去。“唉!我通常不喜欢事情变得这么简单,但这次我破一个例。”他将剑指向布洛克斯的胸部,“我想知道你心脏的位置是否跟我的一样……”

就在他迈步向前的时候,突然出现一团黑影,将两人笼罩其中。布洛克斯想抬头察看,但他的动作却变得异常缓慢,他明白等他再次低下头,瓦罗森早已一剑刺穿他的心脏。如果

他就这样死去的话,他希望能像一个真正的战士一样盯着杀死他的人的眼睛。

但瓦罗森却不再看着对面的兽人,而是抬眼望着天空,嘴巴恨恨地扭动了几下。

“不要碰他,你这个无赖!”一个声音在空中咆哮道。就在布洛克斯无助地望着前方的时候,瓦罗森眼睛突然瞪得很大,旋即从兽人身旁跳开。霎时间……阴险的瓦罗森之前站的地方已笼罩在一片火焰之中。

令布洛克斯惊诧不已的是,火焰十分准确地落在那里,他几乎感觉不到火焰的热度。这令他大为不解,他本以为只是一条龙在高空飞翔……显然此物不是其他的龙。

是死亡之翼。

但如果是那个邪恶的黑龙的话,他怎么会不伤害布洛克斯。兽人这时想到只有一条龙会有兴趣加入他们……那就是克莱奥斯特拉兹。自逃离死亡之翼的老巢之后,他忘记了那条红龙,但红龙显然没有忘记玛法里奥和他。

“准备好!”克莱奥斯特拉兹叫道,“我来了!”

布洛克斯几乎已动弹不得,但他还是强打起精神,迎接他的到来。他的生死全指望克莱奥斯特拉兹了。

不一会儿,龙的巨爪抓起他的身体,猛地把他带进空中。

一股大风向他扑面而来,布洛克斯感到自己的四肢顿时灵活了许多。也许是红龙的帮助,再或许是某种巧合,伊利丹施在他身上的咒语被解除了。

他第一次注意到玛法里奥的身体悬在巨龙的另一只爪子里。德鲁伊显得精疲力竭,还有一些心烦意乱。玛法里奥用手向下指着远处的地面,对兽人和红龙大声喊着什么。

布洛克斯好不容易听清了他说的话。“圆盘!”玛法里奥叫道,“圆盘还在他们手里!”

还没等兽人作出回应,克莱奥斯特拉兹突然弓起身子,掉头向刚才打斗的地方飞去。红龙猛地向那群人冲去,眼睛瞪着他们。

“在谁手里?”红龙咆哮道,“那人是谁?”

他根本用不着问别人。瓦罗森一只手早已伸进口袋,掏出了恶魔之魂。布洛克斯想起玛法里奥最初使用圆盘时碰到的麻烦,他希望这个满脸伤疤的军官也会遇到相同的问题。

幸运女神似乎站到了他们一边,瓦罗森举起了圆盘,显然是不怀好意……但恶魔之魂却没有任何反应。

克莱奥斯特拉兹吼叫着,向卫队长逼近。瓦罗森脸上顿时露出惊恐不安的表情。

但就在那个时候,出人意料的是,圆盘猛地放出了强光。红龙的头上突然传来了另一个声音,“闪开!快点,要不然我们就都——”

红龙还是被击中了,这力量不过是恶魔之魂的魔力的一小部分,但已经十分骇人。布洛克斯感到了正中克莱奥斯特拉兹的冲击波的力量。红龙一阵颤抖,发出阵阵呻吟声……不再拍打翅膀。

红龙转头飞向一排山峰。地势随之陡然上升。布洛克斯这时想起了祖先的名字,心里默默地请他们等着他的到来。

眼前出现了一座花岗石山的坚硬的一边……

“你都做了什么?”伊利丹突然问道。

“我使用了圆盘……”瓦罗森答道,一开始语气中充满了敬畏。没多久,他回过神来,望着他的同伴和手中的圆盘,说道:“你说的没错!你说的一切它都能做到,而且还不止于此!拥有它的人可以在万人之上……”

“即使是动了这样的念头,萨格拉斯也会剥掉他的皮的。”

瓦罗森脸上贪婪的神情顿时消失无踪:“法师,那种人是罪有应得,我相信你不会抱有这种愚蠢的想法。”

玛法里奥的弟弟脸上掠过一丝笑容:“不会像你那样愚蠢,亲爱的卫队长。”

“女皇对我们此行的成果会非常满意的。恶魔之魂到手,其威力也在一个成年的红龙身上得到了验证,使我们耽搁到现在的那两个人也命归黄泉。”


第二十一节


“你也可以用另一种方式使用圆盘,”法师说道,“留那两人的活口,以供审讯。”

瓦罗森轻蔑地说:“他们能告诉我们什么我们想知道的事情?这——”他突然将圆盘对准伊利丹,“就是胜利需要的东西。”他身体前倾,嘴角残忍地向下弯着:“是不是对你哥哥的死感到后悔了?对自己的背叛感到后悔?”

伊利丹整了整头巾,哼了一声道:“你看到了我是怎么对他的。那还像是有什么手足之情吗?”

“说得很有道理。”沉默了片刻之后,瓦罗森说道。说完卫队长就将圆盘塞进口袋中。放入口袋不久,他的眉头突然微微一蹙。

“有什么不对劲吗,卫队长?”

“没有……我只是觉得……听到了别人的声音……不……没事儿。”他没有注意到伊利丹关注的神情,等到军官又看向伊利丹的时候,法师的这个表情接着就消失了。“我觉得没什么问题。好了,走吧。那些夜刃豹已经被我们控制了。我们要尽快将圆盘带回艾萨琳,你说是吧?”

“当然。”

瓦罗森找到他的坐骑,跳了上去。伊利丹也爬上了坐骑,但在他骑上去的时候,他又回头看了一眼身后的群山。

他看着群山,不解地皱起了眉头。

他们此时应该已经回来了,罗宁边想边望着克拉苏斯和其他人出发的方向。他们早应该回来了。他知道一定是出了什么差错。当那几只夜刃豹带着魔法师的短信赶回来的时候,罗宁心中对未来顿时充满了希望,克莱奥斯特拉兹应该帮助那三人节省不少时间。他们应该很早就赶到了目的地,克拉苏斯也肯定会尽快得到恶魔之魂。

没错儿,一定出现了十分严重的问题。

他从未跟加洛德提起此事,加洛德有一大堆问题要解决。加洛德巩固了他作为指挥官的位置,不是因为黑森林营帐里的会议失败了,而正好相反,他把自己的本色表现了出来。在上一场战斗中,卫队长遇到了他人生中的一个关键时刻:他不能袖手旁观,发出愚蠢的命令,不管他的出身有多卑微,他都要做出正确的决定。

曾有一个贵族建议采取翼侧机动,这个策略很可能使整个部队变得支离破碎,加洛德这时挺身而出,向他解释为什么这样做只会使精灵部队溃不成军,毁掉整支部队。加洛德向本应是精灵中最博学的人解释战局,这让罗宁备感惊讶。最终,加洛德成功地使每个在场的贵族成为他的忠实追随者,他们心中备感安慰。有人似乎天生就善谋略。

罗宁起初还以为自己要暗中指引加洛德,但事实证明这个年轻的暗夜精灵心里十分清楚自己正在做的事情。人类法师以前遇到过加洛德这种人——他们天生就有过人的能力,即使最博学的人也无法相比——他感谢艾露恩和其他可能赋予守卫大军一位能够代替拉芬克雷斯特的神。

但寻找圆盘之行凶多吉少,有一个加洛德够吗?

加洛德站到了法师旁边。他并不愿意做精灵大军的指挥官。加洛德身披一套黑森林赠送的光亮的盔甲,这身盔甲虽没有什么纹章图饰,但上身红色和橙色的弧线直到他的腰部。身上的披风也是同样的颜色,在他身上披散开,就像一个占有欲极强的情人。他现在还带着饰有纹章的头盔,头盔后面还拖着一个用染过色的夜刃豹的毛发编制的尾巴,在他脖梗下面垂着。

一些侍从形影不离地跟在他身后,他们是为贵族首领服务的下级军官和联络员。加洛德一挥手示意他们退下,这才开口说话。

“过去我并没有多大的抱负,只希望自己能谋个一官半职,能穿上与职位相称的漂亮衣服,”加洛德闷闷不乐道,“现在,我感觉自己就像一个小丑!”

“我不会与你在这件事上争辩,”罗宁心平气和地说,“你的表现让所有人都印象深刻,所以这是你应得的。等你权力越来越大,你就可以慢慢地脱下身上这些饰物。”

“我都快等不及了。”

罗宁领着他走了一段路,接着又说:“振作起来,加洛德!如果你的人民发现他们新的指挥官这么垂头丧气,没有任何好处。他们会为自己的命运担忧。”

“我也为我们的命运担忧,特别是在我成为指挥官以后。”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七日淘商城公众号               七日淘商城小程序               魔兽争霸社区公众号


抵制不良游戏,拒绝盗版游戏。 注意自我保护,谨防受骗上当。 适度游戏益脑,沉迷游戏伤身。 合理安排时间,享受健康生活。 适龄提示:适合18岁以上使用。

免责声明:本站所有资源均收集自互联网,没有提供游戏软件资源存储,也未参与制作、上传。若本站收录的资源涉及您的版权或知识产权或其他利益,请附上版权证明邮件告知,我们会尽快确认后作出删除等处理措施。

Copyright © 2019 [魔兽争霸社区]理员邮箱:shequ@qiritao.onaliyun.com
© 2019 七日淘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